天生豪杰無分地,屠沽每見英雄起,馬前曾說衛車騎。難勝紀,淮南黔面開王邸。
偶然淪落君休鄙,滿腔義俠人相似,赤心力挽家聲墮。真堪數,個人絕勝童縫士。

《漁家傲》

如今人鄙薄人,便罵道:“奴才”,不知忘恩負義、貪利無恥,冠益中偏有人奴。抱赤披忱、傾心戮力,人奴中也多豪杰。人說他是奴,不過道他不知書不曉道理,那道理何嘗定在書上?信心而行,偏有利不移、害不奪的光景。

古來如英布、衛青,都是大豪雄,這當別論。只就平常人家說,如漢時李善,家主已亡,只存得一個兒子,眾家奴要謀殺了分他家財,獨李善不肯,又恐[被]人暗害,反帶了這小主逃難遠方,直待撫養長大,方歸告理,把眾家奴問罪,家財復歸小主。

元時又有個劉信甫,家主順鳳曹家,也只存一孤,族叔來占產,是他竭力出官告理清了。那族叔之子又把父親藥死誣他,那郡守聽了分上,要強把人命坐過來。信甫卻挺身把這人命認了,救了小主。又傾家把小主上京奏本,把這事辯明,用去萬金。家主要還他,他道:“我積下的,原是家主財物,怎么要還?”這都是希有的義仆。  我如今再說一個,話說四川保寧府合溪縣有一個大財主,姓沈名閬,是個監生。他父也曾做個舉人同知,家里積有錢財。因艱于得子,娶有三個妾,一個李氏,一個黎氏,一個楊氏。

后來黎氏生得一個兒子,此時沈閬已四十余歲了,晚年得子,怎不稀奇?把來做一個珍寶一般,日日放在錦繡叢中,肥甘隊里。

到六歲時,也取了個學名,叫做沈剛。請一個先生開蒙,只是日午,才方二個丫頭隨了出來。那先生便是個奶公,他肯讀,便教他讀幾句;若不肯,不敢去強他。肯寫,與他寫幾個;不肯,再不敢去教他。一日出來沒一個時辰,又要停幾刻與他吃果子,緣何曾讀得書。

到了十三歲,務起名來,請一個經學先生,又尋上兩個□□□□□□□□(伴讀,一個是先生兒子)花紋,一個是鄰家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(子甘毳,有了一個老陪堂,又加上)兩個小幫閑,也不曉得什么樣的是書,什么樣的是經,什么樣的是時文。輪著講書,這便是他打盹時候,酣酣的睡去了。輪著作文,這便是他嚼作時節,午后要什魚面、肉面,晚間要什金酒、荳酒。

夢也不肯拈起書,才拈起,花紋道:“哥!有了三百兩,怕不是個秀才?討這等苦!”

才捉著筆,月毳道:“哥!待學典吏么?場中不看字的!”

這沈剛略也有些資質,都不叫他把在書上,倒教他下得好棋,鋪得好牌,擲得好色子。先時拋磚引玉,與他睹東道,先輸幾分與他,后邊漸漸教他睹起錢來。先時在館中兩個人把后邊拱他,到后漸漸引他去闖寡門,吃空茶。

那沈剛后生家,怎有個見佛不拜之理?這花紋、甘毳兩個本是窮鬼,卻偏會說大話,道:“錢財臭腐,怎么戀著他做個守錢虜?”沒主意的小伙子,被這兩個人一扛,扛做輝金如土。先時娘身邊要,要得不如意,漸漸去偷。到后邊沒得偷,兩個叫去借,人不肯借,叫他把房屋作□(抵),一時沒利還,都寫一本一利借票,“待父天年”后還足。

此時他家有個家人,叫做沈實,他是本縣宋江口人,父親沈儉也是沈家家人。他從小在沈閬書房中伏事。沈閬見他小心忠厚,卻又能干,自己當家后,把一個當鋪前后房產,還有隔縣木山,俱著他掌管。只是這人心直口快,便沈閬有些不好,他也要說他兩句。沈閬曉得他一團好心,再不責備他,越好待他。

只是沈閬年紀有了,只在家中享福,哪知兒子所為?到是沈實耳朵兜看,眼睛抹著,十分過意不去,常在沈閬面前,勸他教沈剛讀書。

沈閬道:“我獨養兒子,讀出病來怎處?好歹與他納個監罷!”

后邊又勸他擇個好先生,又道:“左右是讀書不成的,等他胡亂教教罷!”沈實見老家主這等將就,在外嫖賭事也不敢說了。

只是沈剛已是十七歲,在先一周時,也曾為他用了三百兩,定下一個樊舉人女兒,平日嘗來借貸,會試一次,送一次禮,所費也不下數百兩了。這番去要做親,還不曾尋□□(得個)女兒到手,也不知故意掯勒,道:“有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(幾個連襟都是在學,且進學作親。”再三)去說,只是不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(肯,沈剛見未得作親,越去嫖,先生怕失了館,也)不來管他。這兩個伴讀的,只圖吃酒插趣,也不管他銀子怎么來的。東道、歇錢之外,還又攛掇他打首飾,做衣服,借下債負豈止千金,只瞞得個沈閬。

似此半年,喜得學道按臨。去央樊舉人開公折,樊舉人道:“我有了親子,又是七、八個女婿,哪里開得許多?只好托同袍轉封。”開端只出了三、四十金。沈閬怕這時不進,樊舉人還要作難,去尋分上,尋得一個,說是宗師母舅,三面議成,只等進見,應承了封物,按臨這日,親見他頭巾、圓領進去,便就信了。

不知他是混在舉人隊里一見,宗師原不細查,正是一起脫空神棍。見了宗師出來,便說:“已應承了,先封起銀子,待考后我與送破題進去查取。”沈閬聽了,一發歡喜得緊,連忙兌了三百兩足紋,又帶了些使費,到他下處城外化生寺去封,正兌時,不防備一班光棍趕進來一打,盡行搶去。沈閬吃打了一頓,只饒得不送官,氣得整整病了兩個月,出案也料得沒名了。

不期這宗師又發下五名不通及白卷童生,提父兄,恭喜卻在里邊。流水央了個分上,免解,又罰了三十兩修學,沈閬這一氣竟不起了。

沈實每日也進來問病,沈閬道:“我當日只為晚年得此一子,過于愛惜,不聽你勸,不行教訓,不擇先生,悔無及矣!

但他年幼,宗族無人,那樊舉人料只來剝削,不來照管。你可盡心幫扶,田產租息,當中利銀,止取足家中供給,不可多與浪費。”沈實哭泣受命,不知沈剛母子在側邊已是含恨了。沈閬一歿,棺殮是沈實打點,極其豐厚。又恐沈剛有喪,后邊不便成親,著人到樊家說,那樊家趁勢也便送一個光身人過來。數日之間,婚喪之事都是沈實料理。

只是沈剛母子甚是不悅,道:“我是主母,怎么用錢反與家奴作主!”又外邊向借債負,原約“待父天年”,如今來逼討,沈實俱不肯付。沈剛與母親,自將家中存下銀兩一一抵還。只是父喪未舉未葬,正在那里借名兒問沈實要銀子,卻又聽信花、甘兩個攛哄,道祖墳風水不好,另去尋墳。串了一個風水厲器,道:“尊府富而不貴,只為祖墳官星不顯,祿陷馬空。雖然砂木環朝,但是砂抱而不貴,水朝而不秀,以此功名淹蹇,進取艱難。若欲富貴稱心,必須另尋吉地。”

沈剛聽了,也有幾分動心,又加上花甘兩個攛掇,便一意尋風水。丟了自家山偏不用,偏去尋別處山。尋了一塊荒山,說得龍真穴正,水抱山回,又道是:“亥龍落脈,真水到堂,定是狀元、宰相,朱紫滿門之地。”用價三百多兩,方才買得。倒是他三個回手得了百兩,又叫他發石造墳,不下百金,兩個又加三扣頭除。及至臨下葬打[金]井時,風水叫工人把一個大龜預先埋在下邊,這日掘將起來,連眾人都道是個稀奇之地了,少不得又撮了他一塊禮。這時沈實雖知他被人哄騙,但殯葬大事,不好攔阻,也付之無可奈何。就是他母親黎氏,平日被沈閬制住,也有些不像意。如今要做個家主婆腔,卻不知家伙艱難,亂使亂用,只顧將家里積落下的銀子出來使,那沈實如何管得?

葬了沈閬,不上百日,因沈剛嫌樊氏沒賠嫁,夫妻不和。花、甘兩個,一發引他去嫖個暢快。見他身邊拿得出,又哄他放課錢,從來不曾有去嫖的放借,可得還么?又勾引幾個破落戶財主,到小平康與他結十弟兄:一個好穿的,姓糜名麗;一個好吃的,姓田名伯盈;一個好闝的,姓曹名日移;一個好賭的,姓管名缺;一個好玩耍的,姓游名逸;一個貪懶的,姓安名所好;一個好歌唱的,姓侯名亮;連沈剛、花、甘共十人。

飲酒賭錢,他這小官家,只曉得好闊快樂,自己摟了個妓女小銀兒,叫花紋去擲,花紋已是耍拆拽他的了;況且贏得時,這些妓者,妳來搶,我來討,何曾有一分到家?

這正是贏假輸真。

沈實得知,也忍耐不住,只得進見黎氏,道:“沒的相公,留這家當也非容易,如今終日浪費嫖賭,與光棍騙去,甚是可惜!”黎氏道:“從來只有家主管義男,沒有個義男管家主。他爺掙下了,他便多費幾個錢,須不費你的,我管他不下,你去管他?”

沈實吃了這番搶白,待不言語,舍不得當日與家主做下鐵桶家私,等閑壞了。

一日,沈剛與花紋、甘毳在張巧兒家吃早飯回來,才到得廳上,沈實迎著,廝叫一聲,就立在側邊。沈剛已是帶酒,道:“你有什說?”

沈實道:“小人原不敢說,聞得相公日日在妓女人家,老相公才沒,怕人笑話。”

沈剛正待回答,花紋醉得眼都反了,道:“此位何人?”

沈剛道:“小價。”花紋道:“我只道足下令親,原來盛價倒會得訓誨家主!”

甘毳道:“老管家自要壓小家主。”

沈剛也就□□(變臉)道:“老奴才!怎就當人面前剝削我?你想趲足了,要出去,這等作怪!”沈實道:“我生死是沈家老奴,再沒此心,相公休要疑我。”連忙縮出去。

花紋與甘毳便撥嘴道:“這樣奴才是少見的!”便攛掇逐他。

此時沈剛身□(伴)兩個伏事書房小廝,一個阿虎,一個阿獐,花、甘兩個原與他茍且的。

一日叫他道:“我想你們兩個正是□(相)公從龍舊臣,一朝天子一朝臣,怎么還不與你管事?你請我一個東道,我叫去了那沈實,用你。”

這阿虎、阿獐聽了,兩個果然請上酒店,吃了一個大東。花紋道:“然雖如此,也還要你們搬是斗非,搠得沈實腳浮,我好去他薦你。”兩個小廝,果然日日去黎氏與沈剛面前說他不是。

家中銀子漸漸用完,漸漸去催房租,又來當中支銀子。沈實道:“房租是要按季收的,當中銀子也沒個整百十支的理。”少少應付些住了。

爭奈那沈剛見糜麗穿了幾件齊整衣服,花紋一嘴鼓舞他去做,便也不顧價錢做來。□(聞)得田伯盈家里整治得好飯食,花紋、□□(甘毳)極口稱贊,道這是人家安排不出的,沈剛便賭氣認貴,定要賣來廝賽。侯亮好唱,他自有一班串戲的朋友,花紋幫襯沈剛家里做個[囊]家,這一干人,就都嚼著他;肉山酒海,哪里管嚼倒大山。或是與游逸等,輪流尋山問水,傍柳穿花,有時轎馬,有時船只。那些妓者作嬌,這兩個幫閑吹木屑,轎馬、船只,都出在沈剛身上。至于妓者生日,媽兒生日,都攛哄沈剛為她置酒慶賀,眾人乘機白嚼。還要撥置他與曹日移兩個爭風,他五錢一夜,這邊便是八錢;他私贈一兩,這邊二兩;便是銀山也要用盡!

正是這些光棍呵:

舌尖似蜜骨如脂,滿腹戈矛人不知。
縱使鄧通錢百萬,也應星散只些時!

一日正在平康巷,把個吳嬌兒坐在膝上,叫他出籌馬,自己一手摟著,一手擲,與管缺相賭,花紋捉頭兒,且是風騷得緊:

懷有紅顏手有錢,呼盧得雉放如煙。
誰知當日成家者,拮據焦勞幾十年!

不期一輸輸了五十兩,翻籌又輸二十兩。來當中取,沈實如何肯發?

阿虎去回道:“沒有!”

吳嬌兒道:“沒有銀子成什當!”

甘毳道:“老家主不肯。”

花紋便把盆來收起,道:“沒錢扯什淡!”弄得沈剛滿面羞慚,竟趕到當中,適值沈實不在。花紋更聳一嘴,道:“趁他不在,盤了當,另換一個人罷!”甘毳道:“阿虎盡伶俐、聽教訓,便用他管,更好!”沈剛便將銀柜、當房鎖匙都交與阿虎。民管帳的與收管衣飾的,一一點查,并不曾有一毫差池。

沈實回來,得知在里廂盤當,自恃無弊,索性進去,交典個切白。點了半日一夜,也都完了。那花紋暗地叫沈剛道:“一發問他討了房租帳簿,交與阿獐;封了他臥房,趕他出去,少也他房中有千百兩!”沈剛果然問他要了帳簿,趕到家中,把他老婆、兒女都攆出房去。看時,可憐房中并不曾有一毫梯己錢財、有一件當中首飾衣服。

沈剛看了也沒意思,道:“我雖浪費,銀子也是祖父的,怎么要你留難?本待要送你到官,念你舊人,聞得云臺、離堆兩山,我家有山千來畝,向來荒蕪,不曾砍伐,你去與我清理、召佃。房里什物、衣服,我都不要,你帶了妻小快去,不要惱我!”

此時里邊,黎氏怪他直嘴;李氏只是念佛看經,不管閑事;楊氏擄了一手,看光景不好,便待嫁人,卻又沈剛母子平日不作她的。

沈實帶了老婆秦氏,兒子關保,在靈前叩了幾個頭,又辭別了三個主母,又別了小主母樊氏,自到山中去了。  不上三月,當中支得多,阿虎初管,也要用些,尋徹不來,便將當物轉戤大當酬應;又兩月,只取不當了。房租原是沈實管,一向相安的,換了阿獐,家家都要他酒吃,吃了軟口湯,也就討不起,沒得收來。  花紋道:“怕有銀子生不出利錢?”又要納糧當差,討不起[差],攛掇他變賣、嫖、賭,交結朋友。自己明得中人錢,暗[地又]打偏手。樊氏聞這兩個光棍引誘嫖賭,心里也怪他,常時勸沈剛不要親近這些人,只是說不入。

父親沒不三年,典當收拾,田產七八將完,只有平日寄在樊舉人戶下的,人不敢買,樊家卻也就認做自己的了。尚言道:“敗子三變。”——始出蛀蟲,壞衣飾;次之蝗蟲,吃產;后邊大蟲,吃人。他先時當人的,收人利錢,如今還債,拿衣飾向人家當,已做蛀蟲了。先時賤價買人產,如今還債,賤賣與人,就蝗蟲了。只是要做大蟲時,李氏也挈了囊橐,割宅后一個小花園,里邊三間書[房],在中出家了。楊氏嫁人去了,奴婢逃走去了,只得母親與老婆。母親也因少長沒短,憂愁病沒了。外邊酒食兄弟,漸也淪落;妓女也甚怠慢;便是花、甘二個,也漸蹤跡稀疏;只得家中悶坐。樊氏勸他務些生理,沈剛也有些回頭。把住房賣與周御史,得銀五百兩,還些債,剩得三百兩。先尋房子,只見花、甘這兩個又來弄他。巧巧的花紋舅子有所冷落房屋,人移進去便見神見鬼,都道里邊有藏神。花紋道:“你這所房子沒人來買的了,好歹一百兩到你,余外我們得。”他便與甘毳兩個,去見沈剛,領他去看。

不料花紋叫舅子先將好燒酒潑在廂房,待沈剛來看時,暗將火焠著,只見遍地陰陰火光。沈剛問道:“那地上是什么?”

花紋與甘毳假做不看見,道:“有幾件破壇與缸,買了他便移出去。”沈剛心里想:“地下火光,畢竟有藏,眾人不見,一定是我的財!”暗暗歡喜。成契定要二百五十兩,花、甘兩個打合,二百兩。沈剛心里貪著屋中有物,也就不與較量。除中人酒水之外,著實修理,又用了五十余兩,身邊剩銀百余金。樊氏甚是怨悵,道他沒筭計。

沈剛道:“進門還你一個財主!”兩個擇日過屋,便把這節事告訴樊氏。樊氏道:“若有這樣福,你也不到今日了。”捱得人散,約莫一更多天氣,夫妻兩個動手,先在廂房盡頭掘了一個深坑,不見一毫。又往左側掘了一個深坑,也不見動靜。一發鋤了兩個更次,掘了五、六處,都二、三尺深,并不見物。身體困倦得緊,只得歇了。高臥到得天明,早見花紋與舅子趕來。

沈剛還是夢中驚醒,出來相見。花紋道:“五鼓我舅子敲門,說昨日得一夢,夢見他母親說,在廂房內曾埋有銀子二壇,昨夜被兄發掘。今日要我同來討,我道鬼神之事,不足深信,他定要我同來,這一定是沒有的事。”那人一邊等他二人說話,一邊便潛到廂房里一看,道:“姐夫,何如?現現掘得七坑八坎在此!”

花紋也來一張,道:“舅子也說不得,寫契時原寫:‘上除片瓦,下連基地,俱行賣出。’這也是他命。”

沈剛說:“實是沒有什物。”

花紋道:“沈兄也不消賴,賣與你今日是你的了,他怎么要得。”

那人便變起臉來,道:“你捧粗腿,奉承財主么?目下圣上為大工差太監開采,我只出首追助大工,大家不得罷!”

沈剛驚得木呆,道:“恁憑你里邊搜!”

那人道:“便萬數銀子山侖處藏,我怎么來搜?只是出首罷!”

花紋道:“狗呆!若送了官,不如送沈兄,平日還好應急。沈兄,你便好歹把他十之一罷!”沈剛道:“我何曾得一厘?”花紋道:“地下坑坎,便是證見。兄可處一處,到官就不好了。”

那人開口要三千,花紋打合,要五百,后來改做三百。沒奈何,還了他這所房子,又貼了他一百兩。夫妻兩個無可棲身,樊氏道:“我且在花園中依著小婆婆,你到靈臺山去尋沈實,或者他還憐你有之。”

沈剛道:“我不聽他好話,趕他出去,將什臉嘴去見他?還尋舊朋友去。”

及至去尋時,有見他才跨腳進門,就推不在的;又有明見他里邊唱曲、吃酒,反道“拜客未回”的;花紋轎上故意打盹不見;甘毳尋著了,假做忙,一句話說不了就跑。走到家中,嘆氣如雷。

樊氏早已見了光景,道:“凡人富時來奉承你的,原只為得富,窮時自不相顧。富時敢來說你的,這是真為你,貧時斷肯周旋。如今我的親也沒干,你的友也沒干,沈實年年來看望,你是不采他,依我還是見他的是。

樊氏便去問李氏借了幾兩盤費與他,雇了個驢,向靈臺山來問沈實時,沒人曉得。問了半日,道:“此處只有個沈小山,他兒子做山場的,過了小橋,黃土墻里便是。”

沈剛騎著驢過去,只見一個墻門,坐著許多客作在里邊吃飯。沈剛不見沈實,進去只在那邊張望,卻見一個人出來,眾人都站起來。

這人道:“南邊山上木頭已砍完未?”

只見幾個人道:“完了。”

又問道:“西邊山上木頭曾發到水口么?”

又有幾個答道:“還有百余株未到。”

這人道:“你們不要耽擱才是。”沈剛一看,正是沈實,吩咐完了正待進去,沈剛急了,忙趕進去,把沈實一扯,道:“我在這里!”

這人回頭道:“你是誰?”

一見,道:“呀,原來是小主人!”忙請到廳上,插燭似拜下去,沈剛連忙還禮。沈實就扯一張椅放在中央,叫老婆與媳婦來叩頭。沈剛看一看,上邊供養著沈閬一個牌位與他亡母牌位,就也曉得他不是負義人了。眾客作見了他舉家這等尊禮,都不解其意。

倒是沈剛,見人在面前,就叫沈實同坐,沈實抵死不肯,便問小主母與沈剛一向起居,沈剛羞慚滿面,道:“人雖無恙,只是不會經營,房產盡賣,如今衣食將絕。”

此時沈實更沒一句怨悵他的說話,道:“小主莫優,老奴在此兩年,已為小主積下數百金在此,盡可供小主用費。”就將自己房移出,整備些齊整床帳,自己夫妻與以下人都“相公”不離口。

沈剛想道:“這個光景,我是得所了,只我妻兒怎過?”過了一晚,只見早早沈實進來見,道:“老奴自與相公照管這幾座山,先時都已蕪荒,卻喜得柴草充塞,老奴雇人樵砍,本年已得銀數十兩。就把這莊子興造;把各處近地耕種取息;遠山木植,兩年之間,先將樹木小的遮蓋在大樹之下不能長的,先行砍伐,運到水口發賣,兩年已積銀七百余兩,老奴都一一封記。目下有商人來買樹木,每株三錢。老奴已將山中大木,盡行判與,計五千株,先收銀五百兩,尚欠千兩,待木到黃州抽分主□□□(事處,關)出腳價找還。已著關保隨去。筭記此山,自老奴經理,每年可出息三百余兩,可以供給小主;現在除日用還可贖產,小主勿憂!”

就在里邊取出兩個拜匣、一個小箱,點與沈剛,果是租錢、賣錢,一一封記。

沈剛道:“我要與娘子在此,是你住場,我來占了,心上不安,要贖祖房,不知你意下何如?”

沈實道:“我人是相公的人,房產是相公房產,這些銀兩,也是相公銀兩。如今便同相公去贖祖房,他一時尚未得出屋,主母也暫到這邊住下。余銀先將好產贖回,待老奴為相公經理。”

沈剛道:“正是!

我前日一時之誤,把當交與阿虎,他通同管當的人,把衣飾暗行抵換,反抵不得本錢來。阿獐管房產,只去騙些酒吃,分文不討。如今我把事都托你,一憑你說。”兩個帶了銀子去贖祖房,喜得周家不作住居,肯與回贖,只召了些中人酒水之費,管家、陪堂在里邊攛掇的要錢,共去七百兩之數。只見花、甘兩個與這些十弟兄,聞他贖產,也便來探望,沈剛也極冷落待他。

因房子周家已租與人,一時未出,夫婦兩個仍到靈臺山下山莊居住。花、甘兩個,見了他先時弄得精光,如今有錢贖產,假借探望,來到山莊。沈剛故意闊他,領他看東竹林,西桑地,南魚池,北木山,果是好一派產。這兩個就似膠樣,越要沾[上]來,灑不脫了。沈剛在山莊時,見他夫、妻、媳婦自來服事,心也不安,他始終如一,全無懈怠之意。關保回,帶有銀千余,沈實都將來交與沈剛。沈剛就與沈實用來仍贖典當衣物,置辦家伙,仍舊還是一個財主。終是樊氏怕沈剛舊性復發,定要沈實一同在城居住。沈實只得把山莊交與關保,叫他用心管理,以后租息一應俱送進城,與主人用度。

一到城,出了屋,親眷也漸來了。十弟兄你一席,我一席,沈剛再三推辭不住,一連暖屋十來日。末后小銀兒、張巧、吳嬌也來暖屋置酒,就是這班十弟兄,直吃到夜半,花、甘兩個一齊又到書房內:“我們擲一回,耍一耍!”這也是沈剛向來落局常套,只是沈實不曾見。

這回沈實知道,想說前日主人被這干哄誘,家私蕩盡,我道他已回心,誰知卻又不改,這幾年租,彀他幾日用?須得我撒一個酒瘋了!

就便拿了一把刀,一腳踢進書房。

此時眾人正擲得高興,花紋嚷道:“還我的順盆!”聽得門晌,急[回]頭看時一個人惡狠狠拿了刀站在面前,劈腦揪住花紋在地,一腳踏住,又把甘毳劈領結來撳住,把刀攔在脖項里。這兩個已吃得酒多,動撣不得,只是叫:“饒命!”其余十弟兄,見沈實行兇,急促要走時,門又[被]他把住了。

有的往桌下躲,有的拿把椅子遮,小銀兒便蹲在沈剛胯下,張巧閃在沈剛背后,把沈剛推[向]前。吳嬌先鉆在一張涼床下,曹日移也鉆進去,頭從他的胯下拱。吳嬌道:“這時候還要取笑!”東躲西縮。只有田伯盈,坐在椅上動不得,只兩眼看。

那沈實大聲道:“你這干狗男女!當先哄弄我官人破家蕩產也罷,如今我官人改悔,要復祖遺業,你們來暖屋,這也罷,怎做美人局,弄這些婆娘上門,又引他賭,這終不然是賭房?  我如今一個個殺了,除了害!”把刀“蕩”的一聲,先在田伯盈椅上一敲,先把個田伯盈翻筋頭跌下椅來。要殺甘毳,

沈剛道:“小山!你為我的意兒我已知道,只是殺了人我也走不開!”

沈實道:“這我自償命!”

甘毳急了,沸反叫:“饒命!”道:“以后我再不敢來了,若來跌折孤拐!”

花紋道:“再來爛出眼珠!”

沈剛也便跪下賭誓道:“我再與他們來往闝賭,不逢好死!”死命把刀來奪。

那沈實流淚道:“罷,罷!我如今聽相公說,饒你這干狗命,再來引誘,我把老性命結識你!”

一掀,甘毳直跌倒壁邊。花紋在地下爬起來,道:“酒都驚沒了!”田伯盈也有壁邊立起身來,道:“若沒有椅子遮身,了不得!”只見桌底下走出糜麗,床底下鉆出曹日移、吳嬌,糜麗推開椅子,管缺擄得些籌馬,卻又沒用。沈實道:“快走!”只見這幾個,跌腳絆倒飛跑;那小銀兒,張巧、吳嬌,也拐也拐,妳牽我扯走出門:

劍挺青萍意氣豪,紛紛鬼膽落兒曹。
休將七尺昂藏骨,卻向狂夫換濁醪!

沈剛也不來送,只得個沈實在里邊趕,丫頭、小廝們掩了嘴笑。樊氏見這干人,領些妓者在家吃酒,也有些怪他,坐在里邊,聽得說道,沈實在外邊要殺,也趕出來,看見人去,便進書房道:“原不是前番被這干光棍哄個精光,后邊哪個理你?

如今方得他為你贖產支持,怎又引惹這些人在家胡行?便遲窮些兒也好,怎么要霎時富,霎時窮?”

沈剛道:“前日這些人來,我也不理;說暖屋,我也苦辭。今日來了,打發不像,我也并不曾與妓者取笑一句,骰子也不曾拈著。”

樊氏道:“只恐怕見人吃飯肚腸癢,也漸要來。”

沈剛道:“我已賭下誓了。”正說,那沈實趕進,就沈剛身邊叩下四個頭,道:“老奴一點鯁直,驚觸相公。這不是老奴不存相公體面,恐怕這些人只圖騙人,不惜羞恥,日逐又來纏繞,一敗不堪再復。如今老奴已得罪相公,只憑相公[整]治。”

樊氏道:“相公平日只是女兒臉,踢不脫這干人,至于如此,你這一趕,大是有功!”

沈剛道:“這些人我正難絕他,你這恐嚇,正合我意。我如今閑,只在房中看書,再不出去了。”果然沈剛自此把家事托與沈實,再不出外。這些人要尋,又不敢進來,竟斷絕了。

后來沈實又尋一個老學究,陪他在家講些道理,做些書柬,又為他納了監,跟他上京,援例干選了長沙府經歷,竟做了個成家之子。

沈實也活到八十二歲才死,身邊并無余財;兒子也能似爺忠誠謹慎,沈剛末后也還了他文書,作兄弟般看待。若使當日沒有沈實在那廂經營,沈剛便一敗不振。后邊若非他杜絕匪人,安知不又敗?今人把奴仆輕賤,誰知奴仆正有好人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