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云:

世間好事必多磨,緣未來時可奈何!
宜至到頭終正果,不知底事欲蹉跎?

話說從來有人道好事多磨。那到底不成的,自不必說。盡有到底成就的,起初時千難萬難,挫過了多少機會,費過了多少心機,方得了結。就如王仙客與劉無雙兩人,中表兄妹,從幼許嫁,年紀長大,只須劉尚書與夫人做主,兩個一下配合了,有何可說?卻又尚書番悔起來,千推萬阻。比及夫人攛掇得肯了,正要做親,又撞著朱氵此,姚令言之亂,御駕家塵,兩下失散。直到得干戈平靜,仙客入京來訪,不匡劉尚書被人誣陷,家小配入掖庭。從此天人路隔,永無相會之日了。姻緣未斷,又得發出宮女打掃皇陵。恰好差著無雙在內,驛庭中通出消息與王仙客。跟尋著希奇古怪的一個俠客古押衙,將茅山道士仙丹矯詔藥死無雙,在皇陵上贖出尸首來救活了,方得成其夫婦,同歸襄漢。不知挫過了幾個年頭,費過了多少手腳了。早知到底是夫妻,何故又要經這許多磨折?真不知天公主的是何意見!可又有一說,不遇艱難,不顯好處。古人云:不是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?只如偷情一件,一偷便著,卻不早完了事?然沒一些光景了。畢竟歷過多少間阻,無限風波,后來到手,方為希罕。所以在行的道:“偷得著不如偷不著。”真有深趣之言也。

而今說一段因緣。正要到手,卻被無意中攪散。及至后來兩下各不相望了,又曲曲灣灣反弄成了,這是氤氳大使顛倒人的去處。且說這段故事出在那個地方,甚么人家,怎的起頭,怎的了結?看官不要性急,待小子原原委委說來。有詩為證:

打鴨驚鴛鴦,分飛各異方。
天生應匹耦,羅列自成行。

話說杭州府有一個秀才,姓鳳名來儀,字梧賓。少年高才,只因父母雙亡,家貧未娶。有個母舅金三員外,看得他是個不凡之器,是件照管周濟他。鳳生就冒了舅家之姓進了學,入場考試,已得登科。朋友往來,只稱鳳生,榜中名字,卻是金姓。金員外一向出了燈火之資,替他在吳山左畔賃下園亭一所,與同兩個朋友做伴讀書。那兩個是嫡親兄弟,一個叫做察尚文,一個叫做竇尚武,多是少年豪氣,眼底無人之輩。三個人情投意合,頗有管鮑、雷陳之風。竇家兄弟為因有一個親眷上京為官,送他長行,就便往蘇州探訪相識去了。鳳生雖已得中,春試尚遠,還在園中讀書。

一日傍晚時節,誦讀少倦,走出書房散步。至園東,忽見墻外樓上有一女子憑窗而立,貌若天人。只隔得一垛墻,差不得多少遠近。那女子看見鳳生青年美質,也似有眷顧之意,毫不躲閃。鳳生貪看自不必說。四目相視,足有一個多時辰。鳳生只做看玩園中菊花,步來步去,賣弄著許多風流態度,不忍走回。直等天黑將來,只聽得女子叫道:“龍香,掩上了樓窗。”一個侍女走起來,把窗撲的關了。鳳生方才回步,心下思量道:“不知鄰家有這等美貌女子!不曉得他姓甚名誰,怎生打聽一個明白便好?”

過了一夜。次日清早起來,也無心想觀看書史,忙忙梳洗了,即望園東墻邊來。抬頭看那鄰家樓上,不見了昨日那女子。正在稠惆悵之際,猛聽得墻角小門開處,走將一個青青秀秀的丫鬟進來,竟到圃中采菊花。風生要撩拔他開口,故作厲聲道:“誰家女子,盜取花卉!”那丫鬟呻了一聲道:“是我鄰家的園子!你是那里來的野人,反說我盜?”鳳生笑道:“盜也非盜,野也非野。一時失言,兩下退過罷。”丫鬟也笑道:“不退過,找你些甚么?”鳳生道:“請問小姐子,采花去與那個戴?”丫鬟道:“我家姐姐梳洗已完,等此插帶。”鳳生道:“你家姐姐高姓大名?何門宅眷?”丫鬟道:“我家姐姐姓楊,小字素梅,還不曾許配人家。”鳳生道:“堂上何人?“丫鬟道:“父母俱亡,傍著兄嫂同居。性愛幽靜,獨處不樓刺繡。”鳳生道:“昨日看見在樓上憑窗而立的,想就是了?”丫鬟道:“正是他了,那里還有第二個?”鳳生道:“這等,小姐子莫非龍香姐么?”丫鬟驚道:“官人如何曉得?”鳳生本是昨日聽得叫喚明白在耳朵里的,卻謅一個謊道:“小生一向聞得東鄰楊宅有個素梅娘子,世上無雙的美色。侍女龍香姐十分乖巧,十分賢惠,仰幕已久了。”

龍香終是丫頭家見識,聽見稱贊他兩句,道是外邊人真個說他好,就有幾分喜動顏色。道:“小婢子有何德能?直叫官人知道。”鳳生道:“強將之下無弱兵。恁樣的姐姐,須得恁樣的梅香姐,方為廝稱。小生有緣,昨日得見了姐姐,今日又得遇著龍香姐,真是天大的福分。龍香姐怎生做得一個方便,使小生再見得姐姐一面么?”龍香道:“官人好不知進退!好人家女兒,又不是煙花門戶,知道你是甚么人?面生不熟,說個見再見?”鳳生道:“小生姓鳳,名來儀,今年秋榜舉人。在此園中讀書,就是貼壁緊鄰。你姐姐因是絕代佳人,小生也不愧今時才子。就相見一面,也不辱沒了你姐姐!”龍香道:“慣是秀才,家有這些老臉說話,不耐煩與你纏帳!且將菊花去與姐姐插戴則個。”說罷,轉身就走。鳳生直跟將來送他,作個揖道:“千萬勞龍香姐在姐姐面前,說鳳來儀多多致意。”龍香只做不聽,走進角門,撲的關了。

鳳生只得回步轉來,只聽得樓窗豁然大開,高處有人叫一聲:“龍香,怎么去了不來?”急抬頭看時,正是昨日憑窗女子,新妝方罷,等龍香采花不來,開窗叫他,恰好與鳳生打個照面。鳳生看上去,愈覺美麗非常。那楊素梅也看上鳳生在眼里了,呆呆偷覷,目不轉睛。鳳生以為可動,朗吟一詩道:

幾回空度可憐宵,誰道秦樓有玉蕭!
咫尺銀河難越渡,寧交不瘦沈郎腰?

樓上楊素梅聽見吟詩,詳那詩中之意,分明曉得是打動他的了,只不知這俏書生是那一個,又沒處好問得。正在心下躊躇,只見龍香手捻了一朵菊花來,與他插好了,就問道:“姐姐,你看見那園中狂生否?”素梅搖手道:“還在那廂搖擺,低聲些,不要被他聽見了。”龍香道:“我正要他聽見,有這樣老臉皮沒廉恥的!”素梅道:“他是那個?怎么樣沒廉恥?你且說來。”龍香道:“我自采花,他不知那里走將來,撞見了,反說我偷他的花,被我搶白了一場。后來問我采花與那個戴,我說是姐姐。他見說出姐姐名姓來,不知怎的就曉得我叫做龍香。說道一向仰幕姐姐芳名,故此連侍女名字多打聽在肚里的。又說昨日得曾見了姐姐,還要指望再見見。又被我搶白他是面生不熟之人,他才說出名姓來,叫做鳳來儀,是今年中的舉人,在此園中讀書,是個緊鄰。我不睬他,他深深作揖,央我致意姐姐,道姐姐是佳人,他是才子。你道好沒廉恥么?“素梅道:“說輕些,看來他是個少年書生,高才自負的。你不理他便罷,不要十分輕口輕舌的沖撞他。”龍香道:“姐姐怕龍香沖撞了他,等龍香去叫他來見見姐姐,姐姐自回他話罷。”素梅道:“癡丫頭,好個歹舌頭!怎么好叫他見我?”兩個一頭說,一頭下樓去了。

這里鳳生聽見樓上唧噥一番,雖不甚明白,曉得是一定說他,心中好生癢癢。直等樓上不見了人,方才走回書房。從此書卷懶開,茶飯懶吃,一心只在素梅身上,日日在東墻探頭望腦,時常兩下撞見。那素梅也失魂喪魄的,掉那少年書生不下,每日上樓幾番,但遇著便眉來眼去,彼此有意,只不曾交口。又時常打發龍香,只以采花為名,到花園中探聽他來蹤去跡。龍香一來曉得姐姐的心事,二來見鳳生靦腆,心里也有些喜歡,要在里頭撮合。不時走到書房里傳消遞息,對鳳生說著素梅好生鐘情之意,鳳生道:“對面甚覺有情,只是隔著樓上下,不好開得口,總有心事,無從可達。”龍香道:“官人何不寫封書與我姐姐?”鳳生喜道:“姐姐通文墨么?”龍香道:“姐姐喜的是吟詩作賦,豈但通文墨而已!”鳳生道:“這等,待我寫一情詞起來,勞煩你替我寄去,看他怎怎么說。”鳳生提起筆來,一揮而就。詞云:

木落庭皋,樓閣外,彤云半擁。偏則向、凄涼書舍,早將寒送。眼角偷傳傾國貌,心苗曾倩多情種。問天公,何日判佳期,成歡寵?詞寄((《滿江紅》。 鳳生寫完,付與龍香。龍香收在袖里,走回家去,見了素梅,面帶笑容。素梅問道:“你適在那邊書房里來,有何說話,笑嘻嘻的走來?”龍香道:“好笑那鳳官人見了龍香,不說甚么說話,把一張紙一管筆,只管寫來寫去,被我趁他不見,溜了一張來。姐姐,你看他寫的是甚么?”素梅接過手來,看了一遍,道:“寫的是,一首詞。分明是他叫你拿來的,你卻掉謊!”龍香道:“不瞞姐姐說,委實是他叫龍香拿來的。龍香又不識字,知他寫的是好是歹?怕姐姐一時嗔怪,只得如此說。”素梅道:“我也不嗔怪你,只是書生狂妄,不回他幾字,他只道我不知其意,只管歪纏。我也不與他吟詞作賦,賣弄聰明,實實的寫幾句說話回他便了。”龍香即時研起墨來,取幅花箋攤在桌上。好個素梅,也不打稿,提起筆來就寫。寫道:自古貞姬守節,俠女憐才。兩者俱賢,各行其是。但恐遇非其人,輕諾寡信,俠不如貞耳。與君為鄰,幸成目遇,有緣與否,君自揣之!勿徒調文琢句,為輕薄相誘已也。聊此相復,寸心已盡,無多言。

寫罷封好了,教龍香藏著,隔了一日拿去與那鳳生。龍香依言來到鳳生書房,鳳生驚喜道:“龍香姐來了,那封書兒,曾達上姐姐否?”龍香拿個班道:“甚么書個書,要我替你淘氣!”鳳生道:“好姐姐,如何累你受氣?”龍香道:“姐姐見了你書,變了臉,道:‘甚么人的書要你拿來?我是閨門中女兒,怎么與外人通書帖?’只是要打。”鳳生道:“他既道我是外人不該通書帖,又在樓上眼睜睜看我怎的?是他自家招風攬火,怎到打你?”龍香道:“我也不到得與他打,我回說道:‘我又不識字,知他寫的是甚么!姐姐不象意,不要看他,拿去還他罷了,何必著惱?’方才免得一頓打。”鳳生道:“好談話!若是不曾看著,拿來還了,有何消息?可不誤了我的事?”龍香道:“不管誤事不誤事,還了你,你自看去。”袖中摸出來,撩在地下。鳳生拾起來,卻不是起先拿去的了,曉得是龍香耍他,帶者笑道:“我說你家姐姐不舍得怪我,必是好音回我了。”拆開來細細一看,跌足道:“好個有見識的女子!分明有意與我,只怕我日后負心,未肯造次耳。我如今只得再央龍香姐拿件信物送他,寫封實心實意的話,求他定下個佳期,省得此往彼來,有名無實,白白地想殺了我!”龍香道:“為人為徹,快寫來,我與你拿去,我自有道理。”鳳生開了箱子,取出一個白玉蟾蜍鎮紙來,乃是他中榜之時,母舅金三員外與他作賀的,制作精工,是件古玩。今將來送與素梅作表記。寫下一封書,道:承示玉音,多關肝膈。儀雖薄德,敢負深情?但肯俯通一夕之歡,必當永失百年之好。謹貢白玉蟾蜍,聊以表信。荊山之產,取其堅潤不渝;月中之象,取長團圓無缺。乞訂佳期,以蘇渴想。未寫道:辱愛不才生鳳來儀頓首索梅娘子妝前。

鳳生將書封好,一同玉蟾蜍交付龍香,對龍香道:“我與你姐姐百年好事,千金重擔只在此兩件上面了!萬望龍香姐竭力周全,討個回音則個。”龍香道:“不須矚咐,我也巴不得你們兩個成了事,有話面講,不耐煩如此傳書遞柬。”鳳生作個揖道:“好姐姐,如此幫襯,萬代恩德。”龍香帶者笑拿著去了,走進房來,回復素梅道:“鳳官人見了姐姐的書,著實贊嘆,說姐姐有見識,又寫一封回書,送一件玉物事在此。”素梅接過手來,看那玉蟾蜍光潤可愛,笑道:“他送來怎的?且拆開書來看。”素梅看那書時,一路把頭暗點,臉頰微紅,有些沉吟之意。看到“辱愛不才生”幾字,笑道:“呆秀才,那個就在這里愛你?”龍香道:“姐姐若是不愛,何不絕了他,不許往來?既與他兜兜搭搭,他難道到肯認做不愛不成?”素梅也笑將起來道:“癡丫頭,就象與他一路的。我到有句話與你商量:我心上真有些愛他,其實瞞不得你了。如今他送此玉蟾蜍做了信物,要我去會他,這個卻怎么使得?”龍香道:“姐姐,若是使不得,空愛他也無用。何苦把這個書生哄得他不上不落的,呆呆地百事皆廢了?”素梅道:“只恐書生薄幸,且顧眼下風光,日日不在心上,撇人在腦后了,如何是好?“龍香道:“這個龍香也做不得保人。姐姐而今要絕他,卻又愛他;要從他,卻又疑他。如此兩難,何不約他當面一會?看他說話真誠,罰個咒愿,方才憑著姐姐或短或長,成就其事;若不象個老實的,姐姐一下子丟開,再不要纏他罷了。”素梅道:“你說得有理,我回他字去。難得今夜是十五日團圓之夜,約他今夜到書房里相會便了。”素梅寫著幾字,手上除下一個累金戒指兒,答他玉蟾蜍之贈,叫龍香拿去。

龍香應允,一面定到園中,心下道:“佳期只在今夜了,便宜了這酸子,不要直與他說知。”走進書房中來,只見鳳生朝看紙窗正在那里呆想。見了龍香,勉地跳將起來,道:“好姐姐,天大的事如何了?”龍香道:“什么如何如何!你道你不知進退,開一便問佳期,這等看得容易,一下性子,書多扯壞了,連那玉蟾蜍也損碎了!”鳳生呆了道:“這般說起來,教我怎的才是?等到幾時方好?可不害殺了我!”龍香道:“不要心慌,還有好話在后。”鳳生歡喜道:“既有好話,快說來!”龍香道:“好自在性,大著嘴子‘快說來!快說來!’不直得陪個小心?”鳳生陪笑道:“好姐姐,這是我不是了。“跪下去道:“我的親娘!有什么好說話,對我說罷。”龍香扶起道:“不要饞臉。你且起來,我對你說。我姐姐初時不肯,是我再三攛掇,已許下日子了。”鳳生道:“在幾時呢?”龍香笑道:“在明年。”鳳生道:“若到明年,我也害死好做周年了。”龍香道:“死了,料不要我償命。自有人不舍得你死,有個丹藥方在此醫你。”袖中摸出戒指與那封字來,交與鳳生道:“到不是害死,卻不要快活殺了。”鳳生接著拆開看時,上寫道:徒承往復,未測中心。擬非夜談,各陳所愿。因不為投梭之拒,亦非效逾墻之徒。終身事大,欲訂完盟耳。先以約指之物為定,言出如金,浮情且戒,如斯而已!未附一詩

試斂聽琴心,來訪聽蕭伴。
為語玉蟾蜍,情光今夜滿。

鳳生看罷,曉得是許下了佳期,又即在今夜,喜歡得打跌,對龍香道:“虧殺了救命的賢姐,教我怎生報答也!”龍香道:“閑話休題,既如此約定,到晚來,切不可放甚么人在此打攪!”鳳生道:“便是同窗兩個朋友,出去久了;舅舅家里一個送飯的人,送過使打發他去,不呼喚他,卻不敢來。此外別無甚人到此,不妨,不妨!只是姐姐不要臨時變卦便好。”龍香道:“這個到不消疑慮,只在我身上,包你今夜成事便了。”龍香自回去了。鳳生一心只打點歡會,住在書房中,巴不得到晚。 那邊素梅也自心里忒忒地,一似小兒放紙炮,又愛又怕。只等龍香回來,商量到晚赴約。恰好龍香已到,回復道:“那鳳官人見了姐姐的字,好不快活,連龍香也受了他好些跪拜了。”素梅道:“說便如此說,羞答答地怎好去得?”龍香道:“既許了他,作要不得的。”素梅道:“不去便怎么?”龍香道:“不去不打緊,龍香說了這一個大謊,后來害死了他,地府中還要攀累我。”素梅道:“你只管自家的來世,再不管我的終身!”龍香道:“甚么終身?拚得立定主意嫁了他便是了。”素梅道:“既如此,便依你去走一遭也使得,只要打聽兄嫂睡了方好。”

說話之間,早已天晚,天上皎團團推出一輪明月。龍香走去了,一更多次,走來道:“大官人,大娘子多吃了晚飯,我守他收拾睡了才來的。我每不要點燈,開了角門,趁著明月悄悄去罷。”素梅道:“你在前走,我后邊尾著,怕有人來。”果然龍香先行,素梅在后,遮遮掩掩走到書房前。龍香把手點道:“那有燈的不就是他書房?”素梅見說是書房,便立定了腳。鳳生正在盼望不到之際,心癢難熬,攢出攢入了一會,略在窗前歇氣。只聽得門外腳步晌,急走出來迎著。這里龍香就出聲道:“鳳官人,姐姐來了,還不拜見!”鳳生月下一看,真是天仙下降!不覺的跪了下去,道:“小生有何天幸,勞煩姐姐這般用心,殺身難報。”素梅通紅了臉,一把扶起道:“官人請尊重,有話慢講。”鳳生立起來,就扶著素梅衣袂道:“外廂不便,請小姐快進房去。”素梅走進了門內,外邊龍香道:“姐姐,我自去了。”素梅叫道:“龍香,不要去。”鳳生道:“小姐,等他回去安頓著家中的好。”素梅又叫道:“略轉轉就來。”龍香道:“曉得了,鳳官入關上了門罷。”

當下龍香走了轉去。鳳生把門關了,進來一把抱住道:“姐姐想殺了鳳來儀!如今僥幸殺了鳳來儀也!”一手就去素梅懷里亂扯衣裙。素梅按住道:“官人不要性急,說得明白,方可成歡。”鳳生道:“我兩人心事已明,到此地位,還有何說?”只是抱著推他到床上來。素梅掙定了腳不肯走,道:“終身之事,豈可草草?你咒也須賭一個,永不得負心!”鳳生一頭推,一頭口里噥道:“鳳來儀若負此懷,永遠前程不言!不言!”素梅見他極態,又哄他又愛他,心下已自軟了,不由的腳下放松,任他推去。

正要倒在床上,只聽得園門外一片大嚷,擂鼓也似敲門。鳳生正在喉急之際,吃那一驚不小,便道:“做怪了!此時是甚么人敲門?想來沒有別人。姐姐不要心慌,門是關看的,沒事。我們且自上床,憑他門外叫喚,不要睬他!”素梅也慌道:“只怕使不得,不如我去休!”鳳生極了,恨性命抱往道:“這等怎使得?這是活活的弄殺的我了!”正是色膽如天,鳳生且不管外面的事,把素梅的小衣服解脫了,忙要行事。那曉得花園門年深月久,苦不甚牢,早被外邊一伙人踢開了一扇,一路嚷將進來,直到鳳生書房門首來了。鳳生聽見來得切近,方才著忙道:“古怪!這聲音卻似竇家兄弟兩個。幾時回來的?恰恰到此。我的活冤家,怎么是好?”只得放下了手,對素梅道:“我去頂住了門,你把燈吹滅了,不要做聲!”素梅心下驚惶,一手把裙褲結好,一頭把火吹滅,悄悄地揀暗處站著,不敢喘氣。鳳生走到門邊,輕輕掇條凳子,把門再加頂住,要走進來溫存素梅。只聽得外面打著門道:“鳳兄,快開門!“鳳生戰抖抖的回道:“是,是,是那,那個?”一個聲氣小些的道:“小弟竇尚文。”一個大喊道:“小弟竇尚武。兩個月不相聚了,今日才得回來。這樣好月色,快開門出來,吾們同去吃酒。”鳳生道:“夜深了,小弟已睡在床上了,懶得起來,明日盡興罷。”外邊竇大道:“寒舍不遠,過談甚便。欲著人來請,因怕兄已睡著,未必就來,故此兄弟兩人特來自邀,快些起來!”鳳生道:“夜深風露,熱被窩里起來,怕不感冒了?其實的懶起,不要相強,足見相知。”竇大道:“兄興素豪,今夜何故如此?”竇二便嚷道:“男子漢見說著吃酒看月有興事,披衣便起,怕甚風露?”鳳生道:“今夜偶然沒興,望乞見諒。”竇二道:“終不成使我們掃了興,便自這樣回去了?你若當真不起來時,我們一發把這門打開來,莫怪粗鹵!”鳳生著了急,自想道:“倘若他當真打進,怎生是好?”低低對素梅道:“他若打將講來,必然事露,姐姐你且躲在床后,待我開門出去打發了他就來。”素梅也低低道:“撇脫些,我要回去。這事做得不好了,怎么處?”素梅望床后黑處躲好。

鳳生才掇開凳子,開出門來,見了他兄弟兩個,且不施禮,便隨手把門扣上了,道:“室中無火,待我搭上了門,和兄每兩個坐話一番罷。”兩竇道:“坐話甚么?酒盒多端正在那里了,且到寒家呼盧浮白,吃到天明。”鳳生道:“小弟不耐煩,饒我罷!”竇二道:“我們興高得緊,管你耐煩不耐煩?我們大家扯了去!”兄弟兩個多動手,扯著便走,又加家僮們推的推,攘的攘,不由你不定。鳳生只叫得苦,卻又不好說出。正是:啞子慢嘗黃柏味,難將苦口向人言。沒奈何,只得跟著吆吆喝喝的去了。

這里素梅在房中,心頭丕丕的跳,幾乎把個膽嚇破了,著實懊悔無盡。聽得人聲浙遠,才按定了性子,走出床面前來,整一整衣服,望門外張一張,悄然無人,想道:“此時想沒人了,我也等不得他,趁早走回去罷。”去拽那門時,誰想是外邊搭住了的。狠性子一拽,早把兩三個長指甲一齊蹴斷了。要出來,又出來不得。要叫聲龍香,又想他決在家里,那里在外邊聽得?又還怕被別人聽見了,左右不是,心里煩躁撩亂,沒計奈何。看看夜深了,坐得不耐煩,再不見購生來到.心中又氣又恨,道:“難道貪了酒杯,竟忘記我在這里了?”又替他解道:“方才他負極不要去,還是這些狂朋沒得放他回來。”轉展躊躇,無聊無賴,身體倦怠,呵欠連天。欲要睡睡,又是別人家床鋪,不曾睡慣,不得伏貼。亦且心下有事,焦焦躁躁,那里睡得去?悶坐不過,做下一首詞云:

幽房深鎖多情種,清夜悠悠誰共?羞見枕衾鴛鳳,悶則和衣擁。無端猛烈陰風動,驚破一番新夢。窗外月華霜重,寂寞桃源洞。((詞寄《桃源憶故人》。

素梅吟詞已罷,早已雞鳴時侯了。

龍香在家里睡了一覺醒來,想道:“此時姐姐與鳳官人也快活得勾了,不免走去伺侯,接了他歸來早些,省得天明有人看見,做出事來。”開了角門,踏著露草,慢慢走到書房前來。只見門上搭著扭兒,疑道:“這外面是誰搭上的?又來奇怪了!”自言自語了幾句。里頭素梅聽得聲音,便開言道:“龍香來了么?”龍香道:“是來了。”素梅道:“快些開了門進來。”龍香開進去看時,只見素梅衣妝不卸,獨自一個坐著。驚問道:“姐姐起得這般早?”素梅道:“那里是起早!一夜還不曾睡。”龍香道:“為何不睡?鳳官人那里去了?”素梅嘆口氣道:“有這等不湊巧的事,說不得一兩句說話,一伙狂朋踢進園門來,拉去看月,鳳官人千推萬阻,不肯開門,他直要打進門來。只得開了門,隨他們一路去了。至今不來,且又搭上了門。教我出來又出來不得,坐又坐不過,受了這一夜的罪。而今你來得正好,我和你快回去罷。”龍香道:“怎么有這等事!姐姐有心得到這時侯了,鳳官人畢竟轉來,還在此等他一等么?”素梅不覺淚汪汪的,又嘆一口氣道:“還說甚么等他?只自回去罷了。”正是:

驀地魚舟驚比目,霎時樵斧破連枝。

素梅自與龍香回去不題。

且說鳳生被那不做美的竇大,竇二不由分說拉夫吃了半夜的酒。鳳生真是熱地上蜒蚰,一時也安不得身子。一聲求罷,就被竇二大碗價罰來。鳳生雖是心里不愿,待推去時,又恐怕他們看出破綻,只得勉強發興,指望早些散場。誰知這些少年心性,吃到興頭上,越吃越狂,那里肯住?鳳生真是沒天得叫。直等東方發白,大家酩酊吃不得了,方才歇手。鳳生終是留心,不至大醉。帶了些酒意,別了二竇。一步恨不得做十步,踉蹌歸來。到得園中,只見房門大開,急急走近叫道:“小姐!小姐!”那見個人影?想著昨宵在此,今不得見了,不覺的趁著酒興,敲臺拍凳,氣得淚點如珠的下來,罵道:“天殺的竇家兄弟坑殺了我!千難萬難,到得今日才得成就,未曾到手,平白地攪開了。而今不知又要費多少心機,方得圓成。只怕著了這驚,不肯再來了,如何是好?”悶悶不樂,倒在床上,一覺睡到日沉西,方起得來,急急走到園東墻邊一看,但見樓窗緊閉,不見人蹤。推推角門,又是關緊了的。沒處問個消息,怏怏而回,且在書房納悶不題。

且說那楊素梅歸到自己房中,心里還是恍惚不寧的,對龍香道:“今后切須戒著,不可如此!”龍香道:“姐姐只怕戒不定。”素梅道:“且看我狠性子戒起來。”龍香道:“到得戒時已是遲了。”素梅道:“怎見得遲?”龍香道:“身子已破了。”素梅道:“那里有此事!你才轉得身,他們就打將進來。說話也不曾說得一句,那有別事?”龍香道:“既如此,那人怎肯放下?定然想殺了,極不也害個風癲,可不是我們的陰騭?還須今夜再走一道的是。”素梅道:“今夜若去,你住在外面,一邊等我,一邊看人,方不誤事。”龍香冷笑了一聲,素梅道:“你笑甚么來?”龍香道:“我笑姐姐好個狠性子,著實戒得定。”

兩個正要商量晚間再去赴期,不想里面兄嫂處走出一個丫鬟來,報道:“馮老孺人來了。”元來素梅有個外婆,嫁在馮家,住在錢塘門里。雖沒了丈夫,家事頗厚,開個典當鋪在門前。人人曉得他是個富室,那些三姑六婆沒一個不來奉承他的他只有一女,嫁與楊家,就是素梅的母親,早年夫婦雙亡了。孺人想著外甥女兒雖然傍著兄嫂居住,未曾許聘人家,一日與媒婆每說起素梅親事,媒婆每道:“若只托著楊大官人出名,說把妹子許人,未必人家動火。須得說是老孺人的親外甥,就在孺人家里接茶出嫁的,方有門當戶對的來。”孺人道是說得有理,亦且外甥女兒年紀長大,也要收拾他身畔來,故此自己抬了轎,又叫了一乘空轎,一直到楊家,要接素梅家去。素梅接著外婆,孺人把前意說了一遍。素梅暗地吃了一驚,推托道:“既然要去,外婆先請回,等甥女收拾兩日就來。”孺人道:“有甚么收拾?我在此等了你去。”龍香便道:“也要揀個日子。”孺人道:“我揀了來的,今日正是個黃道吉日,就此去罷。”素梅暗暗地叫苦,私對龍香道:“怎生發付那人?“龍香道:“總是老孺人守著在此,便再遲兩日去,也會他不得了。不如且依著了,等龍香自去回他消息,再尋機會罷。”素梅只得懷著不快,跟著孺人去了。

所以這日鳳生去望樓上,再不得見面。直到外邊去打聽,才曉得是外婆家接了去了。跌足嘆恨,悔之無及。又不知幾時才得回家,再得相會。正在不快之際,只見舅舅金三員外家金旺來接他回家去,要商量上京會試之事。說道:“園中一應書箱行李,多收拾了家來,不必再到此了。”鳳生口里不說,心下思量道:“誰想當面一番錯過,便如此你東我西,料想那還有再會的日子?只是他十分的好情,教我怎生放得不?”一邊收拾,望著東墻只管落下淚來。卻是沒奈何,只得匆匆出門,到得金三員外家里,員外早已收拾盤纏,是件停當。吃了餞行酒,送他登程,叫金旺跟著,一路伏侍去了。

員外閑在家里,偶然一個牙婆走來賣珠翠,說起錢塘門里馮家有個女兒,才貌雙全,尚未許人。員外叫討了他八字來,與外甥合一合看。那看命的看得是一對上好到頭夫妻,夫榮妻員,并無沖犯。員外大喜,即央人去說合。那馮孺人見說是金三員外,曉得他本處財主,叫人通知了外甥楊大官人,當下許了。擇了吉日,下了聘定,歡天喜地。

誰知楊素梅心里只想著鳳生,見說許下了甚么金家,好生不快,又不好說得出來,對著龍香只是啼哭,龍香寬解道:“姻緣分定,想當日若有緣法,早已成事了。如此對面錯過,畢竟不是對頭。虧得還好,若是那一夜有些長短了,而今又許了一家,卻怎么處?”素梅道:“說那里話!我當初雖不與他沾身,也曾親熱一番,心已相許。我如今癡想還與他有相會日子,權且忍耐。若要我另嫁別人,臨期無奈,只得尋個自盡,報答他那一點情分便了,怎生撇得他下?”龍香道:“姐姐一片好心固然如此,只是而今怎能勾再與他相會?”素梅道:“他如今料想在京會試。倘若姻緣未斷,得登金榜,他必然歸來尋訪著我。那時我辭了外婆,回到家中,好歹設法得相見一番。那時他身榮貴,就是婚姻之事,或者還可挽回萬一。不然,我與他一言面訣,死亦瞑目了。”龍香道:“姐姐也見得是,且耐心著,不要煩煩惱惱,與別人看破了,生出議論來。” 不說兩個唧噥,且說鳳生到京,一舉成名,做了三甲進土,選了福建福州府推官。心里想道:“我如今便道還家,央媒議親,易如反掌。這姻緣仍在,誠為可喜,進土不足言也!”正要打點起程,金員外家里有人到京來,說道:“家中已聘下了夫人,只等官人榮歸畢姻。”鳳生吃了一驚,道:“怎么,聘下了甚么夫人?”金家人道:“錢塘門里馮家小姐,見說才貌雙全的。”鳳生變了臉道:“你家員外,好沒要緊!那知我的就里?連忙就聘做甚么?”金家人與金旺多疑怪道:“這是老員外好意,官人為何反怪將起來?”鳳生道:“你們不曉得,不要多管!”自此心中反添上一番愁緒起來。正是:

姻事雖成心事違,新人歡喜舊人啼。

幾回暗里添惆悵,說與旁人那得知?鳳生心中悶悶,且待到家再作區處,一面京中自起身,一面打發金家人先回報知,擇日到家。

這里金員外曉得外甥歸來快了,定了成婚吉日,先到馮家下那袍段釵環請期的大禮。他把一個白玉蟾蜍做壓釵物事。這蟾蜍是一對,前日把一個送外甥了,今日又替他行禮,做了個囫圇人情,教媒婆送到馮家去,說:“金家郎金榜題名,不日歸娶,已起程書到了。”那馮老孺人好不喜歡。旁邊親親眷眷看的人那一個不噴噴稱嘆道:“素梅姐姐生得標致,有此等在福!”多來與素梅叫喜。

誰知素梅心懷鬼胎,只是長吁短嘆,好生愁悶,默默歸房去了。只見龍香走來道:“姐姐,你看見適才的禮物么?”素梅道:“有甚心情去看他!”龍香道:“一件天大僥幸的事,好叫姐姐得知。龍香聽得外邊人說,那中進土聘姐姐的那個人,雖然姓金,卻是金家外甥。我前日記得鳳官人也曾說甚么金家舅舅,只怕那個人就是鳳官人,也不可知。”素梅道:“那有此事!”龍香道:“適才禮物里邊,有一件壓釵的東西,也是一個玉蟾蜍,與前日鳳官人與姐姐的一模二樣。若不是他家,怎生有這般一對?”素梅道:“而今玉蟾蜍在那里?設法來看一看。”龍香道:“我方才見有些蹺蹊,推說姐姐要看,拿將來了。”袖里取出,遞與素梅看了一會,果象是一般的;再把自家的在臂上解下來,并一并看,分毫不差。想著前日的情,不覺掉下淚來,道:“若果如此,真是姻緣不斷。古來破鏡重圓,釵分再合,信有其事了。只是鳳郎得中,自然說是鳳家下禮,如何只說金家?這里邊有些不明。怎生探得一個實消息,果然是了便好。”龍香道:“是便怎么?不是便怎么?”素梅道:“是他了,萬千歡喜,不必說起。若不是他,我前日說過的,臨到迎娶,自溢而死!”龍香道:“龍香到有個計較在此。”素梅道:“怎的計較?”龍香道:“少不得迎親之日,媒婆先回話。那時龍香妝做了媒婆的女兒,隨了他去。看得果是那人,即忙回來說知就是。”素梅道:“如此甚好。但愿得就是他,這場喜比天還大。”龍香道:“我也巴不得如此。看來像是有些光景的。”兩人商量已定。

過了兩日,鳳生到了金家了。那時馮老孺人已依著金三員外所定日子成親,先叫媒婆去回話,請來迎娶。龍香知道,趕到路上來對媒婆說:“我也要去看一看新郎。有人問時,只說是你的女兒,帶了來的。”媒婆道:“這等折殺了老身,同去走走就是。只有一件事要問姐姐。”龍香道:“甚事?”媒婆道:“你家姐姐天大喜事臨身,過門去就做夫人了,如何不見喜歡?口里唧唧噥噥,到像十分不快活的,這怎么說?”龍香道:“你不知道,我姐姐自小立愿,要自家揀個象意姐夫。而今是老孺人做主,不管他肯不肯,許了他,不知新郎好歹,放心不下,故此不快活。”媒婆道:“新郎是做官的了,有甚么不好?”龍香道:“夫妻面上,只要人好,做官有甚么用處?老娘曉得這做官的姓甚么?”媒婆道:“姓金了,還不知道?“龍香道:“聞說是金員外的外甥,元不姓金,可知道姓甚么?”媒婆道:“是便是外甥,而今外邊人只叫他金爺。他的姓,姓得有些異樣的,不好記,我忘記了。”龍香道:“可是姓鳳?”媒婆想了一想,點頭道:“正是這個什么怪姓。”龍香心里暗暗歡喜,已有幾分是了。

一路行來,已到了金家門首。龍香對媒婆道:“老姐你先進去,我在門外張一張罷。”媒婆道:“正是。”媒婆進去見了鳳生,回復今日迎親之事。正在問答之際,龍香門外一看,看得果然是了,不覺手舞足蹈起來,嘻嘻的道:“造化!造化!”龍香也有意要他看見,把身子全然露著,早已被門里面看見了。鳳生問媒婆道:“外面那個隨著你來?”媒婆道:“是老媳婦的女兒。”鳳生一眼瞅去,疑是龍香。便叫媒婆去里面茶飯,自己踱出來看,果然是龍香了。鳳生忙道:“甚風吹你到此?你姐姐在那里?”龍香道:“鳳官人還問我姐姐,你只打點迎親罷了。”鳳生道:“龍香姐,小生自那日驚散之后,有一刻不想你姐姐,也叫我天誅地滅!怎奈是這日一去,彼此分散,無路可通。僥幸往京得中,正要歸來央媒尋訪,不想舅舅又先定下了這馮家。而今推卻不得,沒奈何了,豈我情愿?“龍香故意道:“而今不情愿,也說不得了。只辜負了我家姐姐一片好情,至今還是淚汪汪的。”鳳生也拭淚道:“待小生過了今日之事,再怎么約得你家姐姐一會面,講得一番,心事明白,死也甘心!而今你姐姐在那里?曾回去家中不曾?”龍香哄他道:“我姐姐也許下人家了。”鳳生吃驚道:“咳咳!許了那一家?”龍香道:“是這城里甚么金家新中進土的。”鳳生道:“又來胡說!城中再那里還有個金家新中進土?只有得我。”龍香道:“官人幾時又姓金?”鳳生道:“這是我娘舅家姓,我一向榜上多是姓金不姓鳳。”龍香嘻的一笑道:“白日見鬼,枉著人急了這許多時。”鳳生道:“這等說起來,敢是我聘定的,就是你家姐姐?卻怎么說姓馮?”龍香道:“我姐姐也是馮老孺人的外甥,故此人只說是馮家女兒,其實就是楊家的人。”鳳生道:“前日分散之后,我問鄰人,說是外婆家接去,想正是馮家了?”龍香道:“正是了。”鳳生道:“這話果真么?莫非你見我另聘了,特把這話來耍我的?”

龍香去袖中摸出兩個玉蟾蜍來道:“你看這一對先自成雙了,一個是你送與姐姐的,一個是你家壓釵的。眼見得多在這里了,還要疑心?”鳳生大笑道:“有這樣奇事,可不快活殺了我!”龍香道:“官人如此快活,我姐姐還不知道明白,哭哭啼啼在那里。”鳳生道:“若不是我,你姐姐待怎么?”龍香道:“姐姐看見玉蟾蜍一樣,又見說是金家外甥,故此也有些疑心,先教我來打探。說道不是官人,便要自盡。如今即忙回去報他,等他好梳妝相待。而今他這歡喜,也非同小可。”鳳生道:“還有一件,他事在急頭上,只怕還要疑心是你權時哄他的,未必放心得不。你把他前日所與我的戒指拿去與他看,他方信是實了,可好么?”龍香道:“官人見得是。”鳳生即在指頭上勒下來,交與龍香去了,一面分付鼓樂酒筵齊備,親徑迎娶。

卻說龍香急急走到家里,見了素梅,連聲道:“姐姐,正是他!正是他!”素梅道:“難道有這等事?”龍香道:“不信,你看這戒指那里來的?”就把戒指遞將過來,道:“是他手上親除下來與我,叫我拿與姐姐看,做個憑據的。”素梅微笑道:“這個真也奇怪了!你且說他見你說些甚么?”龍香道:“他說自從那日驚散,沒有一日不想姐姐,而今做了官,正要來圖謀這事,不想舅舅先定下了,他不知是姐姐,十分不情愿的。”素梅道:“他不匡是我,別娶之后,卻待怎么?”龍香道:“他說原要設法與姐姐一面,說個衷曲,死也瞑目!就眼淚流下來。我見他說得至誠,方與他說明白了這些話,他好不歡喜!”素梅道:“他卻不知我為他如此立志,只說我輕易許了人家,道我沒信行的了,怎么好?”龍香道:“我把姐姐這些意思,盡數對他說了。原說打聽不是,迎娶之日,尋個自盡的。他也著意,恐怕我來回話,姐姐不信,疑是一時權宜之計哄上轎的說話,故此拿出這戒指來為信。”素梅道:“戒指在那里拿出來的?”龍香道:“緊緊的勒在指頭上,可見他不忘姐姐的了。”素梅此時才放心得不。

須臾,堂前鼓樂齊鳴,新郎冠帶上門,親自迎娶。新人上轎,馮老孺人也上轎,送到金家,與金三員外會了親。吃了喜酒,送入洞房,兩下成其夫婦。恩情美滿,自不必說。次日,楊家兄嫂多來會親,竇家兄弟兩人也來作賀。鳳生見了二竇,想著那晚之事,不覺失笑。自忖道:“虧得原是姻緣,到底配合了;不然這一場攪散,豈是小可的?”又不好說得出來,只自家暗暗僥幸而已。做了夫妻之后,時常與素梅說著那事,兩個還是打噤的。

因想世上的事,最是好笑。假如鳳生與素梅索性無緣罷了;既然到底是夫妻,那日書房中時節,何不休要生出這番風波來?略遲一會,也到手了。再不然,不要外婆家去,次日也還好再續前約。怎生不先不后,偏要如此間阻?及至后來兩下多不打點的了,卻又無意中聘定成了夫婦。這多是天公巧處,卻象一下子就上了手,反沒趣味,故意如此的。卻又有一時不偶便到底不諧的,這又不知怎么說。有詩為證:

從來女俠會憐才,到底姻成亦異哉!
也右驚分終不偶,獨含幽怨向琴臺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