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羅發早子牙遲,彭祖顏回壽下齊,
范丹貧窮石崇富,算來都是只爭時。

話說大宋元佑年問,一個大常大卿,姓陳名亞,因打章子厚不中,除做江東留守安撫使,兼知建康府。一日與人官宴于臨江亭上,忽聽得亭外有人叫道:“不用五行囚柱,能知禍福興衰。大卿問:“甚人敢出此語?眾官有曾認的,說道:“此乃金陵術士邊音。”大卿分付:與我叫來。”即時叫至門下,但見:破帽無檐,藍縷衣據,霜髯吝目,慪倭形軀。邊替手攜節杖人來,長揖一聲,摸著階沿便坐。大卿怒道:“你既吝目,不能觀古圣之書,輒敢輕五行而自高!”邊吝道:“某善能聽簡飭聲知進退,聞鞋履響辨死生。”大卿道:“你術果驗否?……”說言未了,見大江中畫船一只,櫓聲嘟軋,自上流而下。大卿便間邊替,主何災福。答言:“櫓聲帶哀,舟中必載大官之喪。大卿遣人訊間,果是知臨江軍李郎中,在任身故,載靈樞歸鄉。大卿大驚道:“使漢東方朔復生,不能過汝。”贈酒十樽,銀十兩,遣之。

那邊曾能聽櫓聲知災福。今日且說個賣卦先生,姓李名杰,是東京開封府人。去充州府奉符縣前,開個卜肆,用金紙糊著一把大阿寶劍,底下一個招兒,寫道:“斬天下元學同聲。”這個先生,果是陰陽有準。

精通《周易》.善辨六王。瞻乾象遍識天文,觀地理明知風水。五星深曉,決吉兇禍福如神;三命秘談,斷成敗興衰似見。

當日掛了招兒,只見一個人走將進來,怎生打扮?但見:裹背系帶頭巾,著上兩領皂衫,腰間系條絲絳,F面著一雙干鞋凈襪,袖里袋著一軸文字。那人和金劍先生相揖罷,說廠年月日時,鈉下卦子。只見先生道:“這命算不得。”那個買卦的,卻是奉符縣里第一名押司,姓孫名文,問道:“如何不與我算這命?”先生道:“上覆尊官,這命難算。”押司道:“怎地難算?”先生道:“尊官有酒休買、護短休間。”押司道:“我不曾吃酒,也不護短。”先生道:”再請年月日時,恐有差誤。”押司再說了八字。先生又把卦子布了道:“尊官,且休算。”押司道:”我下諱,但說不妨。”先生道:“卦象不好。寫下四句來,道是:

由虎臨身日,臨身必有災。
不過明旦丑,親族盡悲哀。

押司看了,問道:“此卦主何災福廣先生道:“實下敢瞞,主尊官當死。”又問:“卻是我幾年上當死?先生道:“今年死。”又問:“卻是今年幾月死?先生道:“今年今月死。”又間:“卻是今年今月幾日死?先生道:“今年今月今日死。”再問:“早晚時辰?”先生道:“今年今月今日三更三點子時當死。押司道:“若今夜真個死,萬事全休;若不死,明日和你縣里理會!先生道:今夜不死,尊官明日來取下這斬無學同聲的劍,斬了小子的頭!”押司聽說,不覺怒從心上起,惡向膽邊個,把那先生粹出卦鋪去。怎地汁結?那先生:只因會盡人間事,惹得閑愁滿肚皮。

只見縣里走出數個司事人來攔住孫押司,問做甚鬧。押司道:“甚么道理!我閑買個卦,卻說我今夜三更三點當死。我本身又無疾病。怎地三更三點便死?待摔他去縣中,官司究間明白。”眾人道:芳信卜,賣了屋;賣卦口,沒量斗。眾人和烘孫押可大了。轉來埋怨那先生道:“事先生,你觸了這個有名的押可,想也在此賣卦不成了。從來貧好斷,賤好斷,只有壽數難斷。你又不是間王的老子,判官的哥哥,那里便斷生斷死、刻時刻日,這般有準,說話也該放寬綏些。先生道:若要奉承人,卦就不準了;若說實話,又惹人怪。’此處不目人,自有留人處!”嘆口氣,收了卦鋪,搬在別處去了。

卻說孫押司雖則被眾人勸了,只是不好意思,當日縣里押了文字歸去,心中訂悶。歸到家中,押司娘見他眉頭不展,面帶憂容,便問丈大:“有甚事煩惱?想是縣里有甚文字不了。押司道:“不是,你休問,再問道:“多是今日被知縣責罰來?又道:不是。再問道:“莫是與八爭鬧來?押司道:“也不是。我今日去縣前買個卦,那先生道,我上在今年今月今日二更三點下時當死。押司娘聽得說,柳眉剔豎,星眼圓睜:問道:怎地平白一個人、今夜便教死!如何不怦他去具里官司?押司道:“便抑他去,眾人勸了。渾家道:“丈夫,你且只在家里少待。我尋常有事,兀自去知縣面前替你出頭,如今替你去尋那個先生間他。我丈夫義不少官錢私債,又無礦官事臨逼,做甚么今夜三更便死?”押司道:你鼠休去。待我今夜不死,明日我自與他理會,卻強如你歸人家。”當日天色已晚,押司道:“且安排幾杯酒來吃著。我今夜不睡,消遣這一夜。三杯兩盞,不覺吃得爛醉。只見孫押司在校椅上,匠肽著醉眼,打磕睡。渾家道:“丈夫,怎地便睡著?”叫迎兒:“你且搖覺爹爹來。迎兒到身邊搖著不醒,叫一會不應。押司娘道:迎兒,我和你扶押司入房里去睡。若還是說話的同年生,井肩長,攔腰抱住,把臂拖回。孫押司只吃著酒消登液,千不合萬不合上床去睡,卻教孫押司只就當年當月當日當夜。凡得不如《五代史》李存孝,《漢書》里彭越,金風吹樹蟀先覺,暗送無常死不知。

渾家見丈夫失去睡;分付迎兒廚下打火了火燭,說與迎兒道:“你曾聽你爹爹說,日間賣卦的算你爹爹今夜三更當死?”迎兒道:“告媽媽,迎兒也聽得說來。那里討這話!”押司娘道:“迎兒,我和你做些針錢,且看今夜死也下死?若還今夜不死,明日卻與他理會。教迎兒:“你巨莫睡!”迎兒道:那里敢睡!”道猶十了,迎兒打瞌睡”押司娘道:“迎兒,我教你莫睡,如何便睡著!”迎兒道:“我不睡。才說罷,迎兒又睡著。押司娘叫得應,間他如今甚時候了?迎兒聽縣衙更鼓,正打三吏三點。押司娘道;“迎兒,且莫匝剛個!這時辰正尷尬!”那迎兒又睡著,叫下應。只聽得押司從床上跳將下來,兀底中門響。押司娘急忙叫醒迎兒,點燈看時,只聽得大門響。迎兒和押司娘點燈去趕,只見一個著白的人,一只手掩著面,走出去,撲通地跳入奉符縣河里去了。正是:

情到不堪回首處,一齊分付與東風。

那條何直通著黃河水,滴溜也似緊,那里打撈尸首!押司娘和迎幾就河邊號天大哭道:“押司,你卻怎地投河,教我兩個靠兀誰!”即時叫起四家鄰舍來,上手住的刁嫂,下手住的毛嫂,對門住的高嫂鮑嫂,一發都來。押司娘把上件事對他們說了一遍。刁嫂道:“真有這般作怪的事!”毛煌道:“我日里兀自見押司著了皂衫,袖著文字歸來,老媳婦和押司相叫來。”高嫂道:“便是,我也和押司廝叫來。”鮑嫂道:“我家里的早間去縣前干事,見押司摔著賣卦的先生,見自歸來說。怎知道如今真個死了!”刁嫂道:“押司,你怎地下分付我們鄰舍則個,如何便死!”籟地兩行淚下。毛嫂道/思量起押司許多好處來,如何不煩惱!”也眼淚出。鮑嫂道:“押司,幾時再得見你!”即時地方申呈官司,押司娘少不得做些功果,追薦亡靈。

捻指間過了三個月。當日押司娘和迎兒在家坐地,只見兩個婦女,吃得面紅頰赤。上手的提著一瓶酒,下手的把著兩朵通草花,掀開布簾入來道:“這里便是。”押司娘打一看時,卻是兩個媒人,無非是姓張姓李。押司娘道:“婆婆多時不見/媒婆道:“押司娘煩惱,外日不知,不曾送得香紙來,莫怪則個!押司如今也死得幾時?”答道:”前日已做過百日了。”兩個道:“好炔!早是百日了。押司在日,直恁地好人,有時老媳婦和他廝叫,還蠟不迭。時今死了許多時,宅中冷靜,也好說頭親事是得。”押司娘道:“何年月日再生得一個一似我那大夫孫押司這般人?”媒婆道:恁地也不難,老媳婦卻有一頭好親。押司娘道:“且住,如何得似我先頭丈夫?兩個吃了茶,歸去。過了數日,又來說親。押司娘道:“婆婆休只管來說親。你若依得我三件事,便來說。若依不得我,一世不說這親,寧可守孤幅度日。”當時押司娘啟齒張舌,說出這三件事來“有分撞著五百年前夙世的冤家,雙雙受國家刑法。正是:鹿迷秦相應難辨,蝶夢莊周未可知。

媒婆道:“卻是那二件事?押司娘道:“第一件,我死的大夫姓孫,如今也要嫁個姓孫的。第二件,我先丈夫是奉桿縣里第一名押司:如今也只要恁般職役的人。第三件,不嫁出去,則要他入舍。兩個聽得說,道:好也!你說要嫁個姓孫的,也要一似先押司職役的,教他入舍的,若是說別件事,還費些計較,偏是這三件事,老媳婦都依得。好教押司娘得知,先押司是奉符縣里第一名押司,喚做大孫押司。如今來說親的,元是奉符縣第二名押司。如今死了大孫押司,鉆上差役,做第一名押司,喚做小孫押司。他也肯來人舍。我教押司娘嫁這小孫押司,是肯也不?”押司娘道:“不信有許多湊巧!”張媒道:“老媳婦今年七十二歲了。若胡說時,變做七十二只雌狗,在押司娘家吃屎。”押司娘道:“果然如此,煩婆婆且大說看,不知緣分如何?”張媒道:“就今日好日,討一個利市團圓吉帖。押司娘道:“卻不曾買在家里。”李媒道:“老媳婦這里有。”便從抹胸內取出一幅五男二女花箋紙來,正是:

雪隱蜀青飛始見,柳藏鸚鵡語方知。

當日押司娘教迎兒取將筆硯來,寫了帖子,兩個媒婆接去。兔不得下財納禮,往來傳話。下上兩月,人舍小孫押司在家。 夫妻兩個,好一對兒,果是說得著。下則一日,兩口兒吃得酒醉,教迎兒做些個醒酒湯來吃。迎凡去廚卜一頭饒火,口里埋冤道:“先的押司在時,恁早晚,我自睡了。如今卻教我做醒酒湯!”只見火筒塞住廠孔,燒不著,迎兒低著頭,把火筒去灶床腳上敲,敲未得幾聲,則見灶床腳漸漸起來,離地一尺已上,見1人頂著灶床,脖項上套著井欄,披著一帶頭發,長伸著舌頭,眼里滴出血來,叫道:“迎兒,與爹爹做主則個!”唬得迎兒大叫一聲,匹然倒地,面皮黃,眼尤光,唇口紫,指甲青,未知五臟如何,先見四肢下舉。正是:身如五鼓銜山月,命似三更油盡燈。夫妻兩人急來救得迎兒蘇醒,討些安魂定魄湯與他吃了。問道:“你適來見了甚么,便倒了?”迎兒告媽媽:“卻才在灶前燒火,只見灶床漸漸起來,見先押司爹爹,脖項上套著并欄,眼中滴出血來,披著頭發,叫聲迎兒,便吃驚倒了。”押司娘見說,倒把迎幾打個漏風掌:“你這丫頭,教你做醒酒湯,則說道懶做便了,直裝出許多兀模活樣!莫做莫做,打滅廠火去睡!”迎兒白去睡了。

巨說夫妻兩個歸房,押司娘低低叫道:二哥,這丫頭見這般事,不中用,教他離了我家罷。”小孫押司道:“卻教他那里去廣押司娘道:“我肉有個道理。”到天明,做飯吃了,押司閏去官府承應。押司娘叫過迎兒來道:”迎兒,你在我家里也有七八年,我也看你在眼里,如今比不得先押司在日做事。我看你肚里莫是要嫁個老公?如今我與你說頭親。”迎兒道:那里敢指望,卻教迎兒嫁兒推廣押司媲只因教迎兒嫁這個人,與太孫押司索了命。正是:

風定始知蟬在樹,燈殘方見月臨窗。

當時不由迎兒做主,把來嫁了一個人。那廝性王名興,渾名喚做王酒酒,又吃酒,義要哈。迎兒嫁將去,那得三個月,把房臥都費盡廠。那廝吃得醉,走來家把迎幾罵道:“打脊賤人!見我恁般苦,下去問你使頭借三五呵錢來做盤纏?”迎兒吃不得這廝罵,把裙幾系廠腰,程走來小孫押司家中。押司娘見了道:迎兒,你白嫁了人,又來說甚么廣迎兒告媽媽:“實不敢瞞,迎兒嫁那廝不著,又吃酒,又要賭。如今未得上個月,有些房臥,都使盡了。沒計奈何,告媽媽惜換得三五百錢,把來做盤纏:押司娘道:“迎兒,你嫁入下著,是你的事。我今與個吶銀子,后番卻休要來。”迎兒接了銀子,謝了媽媽歸家,那得四五日,又使盡了。嶼日天色晚,王興那廝吃得酒醉,走來看著也兒道:”打脊賤人:你見恁般苦,下去再告使頭則個/迎兒道:“我前番去,借”腎項銀子,吃盡千言萬語,如今卻教我又怎地去尸王興罵道:“打脊賤人!你若不士時·打折你一只腳!”迎兒吃罵不過,只得連夜走來孫押司門首看時,門卻關了”迎兒欲待敲門,義恐怕他埋怨,進退兩難,只得再走回來。過廠兩三家人家,只見個人道:”迎兒.我穹你一件物事。只因這個人身上,我只替押司娘和小孫押司煩惱!正是:龜游水面分開綠,鶴立松梢點破青。

迎幾回過頭來看那叫的人,只見人家屋檐頭一個人,舒角修頭,絆袍角帶,抱著一骨碌文字。低聲叫道:“迎兒,我是你先的押司。如今見在一個去處,未敢說與你知道。你把手來,我與你一件物享/迎兒打一接,接了這件物事,隨手下見了那個徘袍角帶的人。迎兒看那物事時,卻是一包碎銀子。迎兒歸到家中敲門,只聽得里面道:“姐姐,你去使頭家里,如何恁早晚才回廣迎兒道:“好教你知,我去媽媽家惜米,他家關了門。我又下敢敲,怕吃他埋怨。再走回來,只見人家屋檐頭立著先的押司,舒角栓頭,誹袍角帶,與我泡銀子在這里。”王興聽說道:“打脊賤人!你卻來我面前說鬼話!你這一包銀子,來得不明,你且進來。”迎兒人去,上興道:“姐姐,你尋常說那灶前看見先押司的話,我也都記得,這事一定有些溪蹺。我卻怕鄰舍聽得,故恁地如此說。你把銀子收好,待天明去縣里首告他。”正是:著意種花花不潘,等閑插柳柳成陰。

王興到天明時,思量道:“且住,有兩件事告首不得。第一件,他是縣里頭名押司,我怎敢惡了他!第二件,卻無實跡,連這些銀子也待人官,卻打沒頭腦官司。不如贖幾件衣裳,買兩個盒子送去孫押司家里,到去謁索他則個。”計較已定,便去買下兩個盒子送去。兩人打扮身上干凈,走來孫押司家,押司娘看見他夫妻二人,身上干凈,又送盒子來,便道:你那得錢鈔?”王興道:“昨日得押司一件文字,撰得有二兩銀子,送些盒子來。如今也不吃酒,也不賭錢了。”押司娘道:“王興,你自歸去,且教你老婆在此住兩日。”王興去了,押司娘對著迎兒道:“我有一柱東峰岱岳愿香要還,我明日同你去則個。”當晚無后。

明早起來,杭洗罷,押司臼去縣里去。押司娘鎖了門,和迎兒同行。到東岳廟殿上燒了香,下殿來去那兩廊下燒香。行到速報司前,迎兒裙帶系得松,脫了裙帶,押司娘先行過去。迎兒正在后面系裙帶,只見速報司里,有個舒角幢頭、絆袍角帶的判官,叫:“迎兒,便是你先的押司。你與我申冤則個:我與你這件物事。咂兒接得物事在于,看了一看,道:“卻不作怪!泥神也會說起后來!如何與我這物事尸正是:開夭辟地罕曾聞,從古至今希得見。迎兒接得來、慌忙揣在懷里,也下敢說與押司娘知道。當日燒了香,各自歸家。把上項事對王興說了。王興討那物事看時,卻是一幅紙。上寫道:

大女子,小女子,前人耕來后人餌。要知三更事,
掇開人下水。來年二三月,句已當解此。

王興看了解說不出,分付迎兒不要說與別人知道,看來年二三月間有甚么事。

捻指間,到來年二月間,換個知具,是廬州金斗城人,姓包名拯,就是今人傳說有名的包龍圖相公。他后來官至龍圖閣學土,所以叫做包龍圖。此時做知縣還是初任。那包爺自小聰明正直,做知縣時,便能剖人間曖昧之情,斷天下狐疑之獄。到任三日,未曾理事。夜間得其一夢,夢見自己坐堂,堂上貼一聯對子:要知三更事,掇開火下水。”包爺次日早堂,喚合當吏書,將這兩句教他解說,無人能識。包公討白牌一面,將這一聯楷書在上,卻就是小孫押司動筆。寫畢,包公將朱筆判在后面:“如有能解此語者,賞銀十兩。”將牌掛于縣門,烘動縣前縣后,官身私身,挨肩擦背,只為貪那賞物,都來賭先爭看。

卻說王興正在縣前買棗糕吃,聽見人說知縣相公掛一面臼牌出來,牌上有二句言語,無人解得。王興走來看時,正是速報司判官一幅紙上寫的話。暗地吃了一驚:“欲要出首,那新知縣相公是個古怪的人,怕去惹他。欲待不說,除了我再元第二個人曉得這二句話的來歷。買了棗糕回去,與渾家說知此事。迎兒道:“先押司三遍出現,教我與他申冤,又白自里得了他一包銀子。若下去出首,只怕鬼神見貢。”干興意猶不決,再到縣前,正遇了鄰人裴孔目。王興平昔曉得裴孔目是知事的,一千扯到僻靜巷里,將此事與他商議:“該出首也不該?裴孔目道:“那速報司這一幅紙在那里?”土興道:“見菠在我渾字衣服箱里。”裴孔目道:“我先去與你巢官。你回去取了這幅紙,帶到縣里。待知縣相公喚你時,你卻拿將出來,做個證見。”當下土興蟲了。裴孔目候包爺退堂,見小孫押司不在左右,就跪將過去,稟道,”老爺白牌上寫這二句,只有鄰舍王興曉得來歷。他說是岳廟速報司與他一幅紙,紙上還寫許多言語,內中卻有這二句。”包爺間道:“王興如今在那里?”裴幾同道:“已回家取那一幅紙去了。包爺差人速拿土興回話。

卻說王興回家.開了渾家的衣箱,檢那幅紙出來看時,只叫得苦,原來是十素紙,子跡全無。不敢到縣里去,仆著鬼胎,躲在家里。知縣相公的差人到了,新官新府、如人之急,怎好推辭。只得帶了這張素紙,隨著公差進縣,包爺屏去左右,只留裴孔日在慨包爺問王興道:裴某說你在岳廟中收得一幅紙,司取上來看。王興連連叩頭享道:“小人的妻子,去年在岳廟燒香,走到速報司前,那神道出現,與他們紙。紙上寫著篇說話,中間其實有老爺白牌上寫的兩句,小的把來藏在衣箱里。方才去檢看,變了一張素紙。如今這素紙見在,小人不敢說謊/包爺取紙上來看了,問道;“這一篇言語,你可記得?”王興道:“小人還記得。”即時念與包爺聽了。

包爺將紙寫出,仔細推詳了一會,叫:“王興,我鳳問你,那神道把這一幅紙與你的老婆,可再有縣么言語分付廣王興道:“那神道只叫與他申冤。”包爺大怒,喝道:“胡說!做了神道,有甚冤沒處申得、偏你的婆娘會替他申冤?他到來央你!這等無稽之言,卻哄誰來!”王興慌忙叩頭道:“老爺,是有個緣故。”包爺道:“你細細講。講得有理,有賞;如無理時,今日就是你開棒了。王興稟道:小人的妻子,原是伏侍本縣大孫押司的,叫做迎兒。因算命的算那大孫押司其年其月其日三更三點命里該死,何朋果然死了。主母隨了如今的小孫押司,卻把這迎兒嫁出與小人為妻。小人的妻子,初次在孫家灶下,看見先押司現身。項上套著井欄,披發吐舌,眼中流血,叫道:“迎兒,可與你爹爹做主。’第二次夜間到孫家門首,又遇見先押司,舒角幢頭,啡袍角帶,把一包碎銀,與小人的妻子。第三遍岳廟里速報司判官出現,將這一幅紙與小人的妻子,又囑付與他申冤。那判官的模樣,就是大孫押司,原是小人妻子舊日的家長。”

包爺聞言,呵呵大笑:“原來如此!”喝教左右去拿那小孫押司夫婦二人到來:“你兩個做得好事!”小孫押司道:“小人下曾做甚么事。”包爺將速報司一篇言悟解說出來:“大女子,小女子,女之子,乃外孫,是說外郎性孫,分明是大孫押司,小孫押司。‘前人耕來后人餌,餌者食也,是說你白得他的老婆,享用他的家業。‘要知三更事,掇開火下水,,大孫押司,死于三更時分,要知死的根由,‘掇開火下之水,那迎兒見家長在灶廠,披發吐舌,眼中流血,此乃勒死之狀。頭上套著井欄,井者水也,灶者人也。水在火下,你家灶必砌在井上。死者之尸,必在并中。‘來年二三月’,正是今日。‘句已當解此,‘句已,兩字,合來乃是個包字,是說我包某今日到此為官,懈其語意,與他雪冤/喝教左右:“同王興押著小孫押司,到他家灶下,不拘好歹,要勒死的尸首回后。”

眾人似疑不信,到孫家發開灶床腳,地下是一塊石板。掏起百板,是一口井。喚集土工,將井水吊干,絡了竹籃,放人下去打撈,撈起一個尸首來。眾人齊來認看,面色不改,還有人認得是大孫押司,項上果有勒帛。小孫押司唬得面如上色,下敢開口。眾人俱各駭然。

元來這小孫押司當初是大雪里凍倒的人,當時大孫押司見他凍倒,好個后生,救他活了,教他識字,寫文書。下想渾家與他有事。當日大孫押司算命回來時,恰好小孫押司正閃在他家。見說三更前后當兀,趁這個機會,把酒灌醉了,就當夜勒死廠大孫押司,樟在井里。小孫押司卻掩音而上人,把:決人心義漾在卞符縣河里,撲通地一聲響,當時只道大孫押司投河死了。后來卻把灶來壓在井上,次后說成親事。當下眾人回復了包爺。押司和押司娘不打自招,雙雙的問成死罪,償了大孫押司之命。包爺下關信于小民,將十兩銀子賞與王興,王興把三兩謝了裴孔目,不在話下。

包爺初任,因斷了這件公事,名聞天下,至今人說包龍圖,日間斷人,夜間斷鬼。有詩為證:

          詩句藏謎誰解明,包公一斷鬼神驚。
          寄聲暗室虧心者,莫道天公鑒不清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