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花秋月足風流,不分紅顏易白頭。
試把人心比松柏,幾人能為歲寒留?

這四句詩泛論春花秋月,惱亂人心,所以才子有悲秋之辭,佳人有傷春之詠。往往詩謎寫恨,目語傳情,月下幽期,花間密約,但圖一刻風流,不顧終身名節。這是兩下相思,各還其債,不在話下。又有一等男貪而女不愛,女愛而男不貪,雖非兩相情愿,卻有一片精誠。如冷廟泥神,朝夕焚香拜禱,也少不得靈動起來。其緣短的,合而終暌;倘緣長的,疏而轉密。這也是風月場中所有之事,亦不在話下。又有一種男不慕色,女不懷春,志比精金,心如堅石。沒來由被旁人播弄,設圈設套,一時失了把柄,墮其術中,事后悔之無及。如宋時玉通禪師,修行了五十年,因觸了知府柳宣教,被他設計,教妓女紅蓮假扮寡婦借宿,百般誘引,壞了他的戒行。這般會合,那些個男歡女愛,是偶然一念之差。如今再說個誘引寡婦失節的,卻好與玉通禪師的故事做一對兒。正是:

未離恩山休問道,尚沉欲海莫參禪。

話說宣德年間,南直隸揚州府儀真縣有一民家,姓丘名元吉,家頗饒裕。娶妻邵氏,姿容出眾,兼有志節。夫婦甚相愛重,相處六年,未曾生育,不料元吉得病身亡。邵氏年方二十三歲,哀痛之極,立志守寡,終身永無他適。不覺三年服滿。父母家因其年少,去后日長,勸他改嫁。叔公丘大勝,也叫阿媽來委曲譬喻他幾番。那邵氏心如鐵石,全不轉移,設誓道:“我亡夫在九泉之下,邵氏若事二姓,更二夫,不是刀下亡,便是繩上死!”眾人見他主意堅執,誰敢再去強他。自古云:“呷得三斗醋,做得孤孀婦。”孤孀不是好守的。替邵氏從長計較,到不如明明改個丈夫,雖做不得上等之人,還不失為中等,不到得后來出丑,正是:

作事必須踏實地,為人切莫務虛名。

邵氏一口說了滿話,眾人中賢愚不等,也有嘖嘖夸獎他的,也有似疑不信睜著眼看他的。誰知邵氏立心貞潔,閨門愈加嚴謹。止有一侍婢,叫做秀姑,房中作伴,針指營生;一小廝,叫做得貴,年方十歲,看守中門。一應薪水買辦,都是得貴傳遞。童仆已冠者,皆遣出不用。庭無閑雜,內外肅然。如此數年,人人信服。那個不說邵大娘少年老成,治家有法。 光陰如箭,不覺十周年到來。邵氏思念丈夫,要做些法事追薦,叫得貴去請叔公丘大勝來商議,延七眾僧人,做三晝夜功德。邵氏道:“奴家是寡婦,全仗叔公過來主持道場。”大勝應允。

語分兩頭,卻說鄰近新搬來一個漢子,姓支名助,原是破落戶,平昔不守本分,不做生理,專一在街坊上趕熱管閑事過活。聞得人說邵大娘守寡貞潔,且是青年標致,天下難得。支助不信,不論早暮,常在丘家門首閑站。果然門無雜人,只有得貴小廝買辦出入。支助就與得貴相識,漸漸熟了。閑話中,問得貴:“聞得你家大娘生得標致,是真也不?”得貴生于禮法之家,一味老實,遂答道:“標致是直。”又問道:“大娘也有時到門前看街么?”得貴搖手道:“從來不曾出中門,莫說看街,罪過罪過!”

一日得貴正買辦素齋的東西,支助撞見,又問道:“你家買許多素品為甚么?”得貴道:“家主十周年,做法事要用。”支助道:“幾時?”得貴道:“明日起,三晝夜,正好辛苦哩!”支助聽在肚里,想道:“既追薦丈夫,他必然出來拈香。我且去偷看一看,什么樣嘴臉?真像個孤孀也不?” 卻說次日,丘大勝請到七眾僧人,都是有戒行的,在堂中排設佛像,鳴鐃擊鼓,誦經禮懺,甚是志誠。丘大勝勤勤拜佛。邵氏出來拈香,晝夜各只一次,拈過香,就進去了。支助趁這道場熱鬧,幾遍混進去看,再不見邵氏出來。又問得貴,方知日間只晝食拈香一遍。支助到第三日,約莫晝食時分,又踅進去,閃在槅子傍邊隱著。見那些和尚都穿著袈裟,站在佛前吹打樂器,宣和佛號。香火道人在道場上手忙腳亂的添香換燭。本家止有得貴,只好往來答應,那有工夫照管外邊。就是丘大勝同著幾個親戚,也都呆看和尚吹打,那個來稽查他。少頃邵氏出來拈香,被支助看得仔細。常言:“若要俏,添重孝。”縞素妝束,加倍清雅。分明是: 廣寒仙子月中出,姑射神人雪里來。

支助一見,遍體酥麻了,回家想念不已。是夜,道場完滿,眾僧直至天明方散。邵氏依舊不出中堂了。支助無計可施,想著:“得貴小廝老實,我且用心下釣子。”其時五月端五日,支助拉得貴回家吃雄籄E酒。得貴道:“我不會吃酒,紅了臉時,怕主母嗔罵。”支助道:“不吃酒,且吃只粽子。”得貴跟支助家去。支助教渾家剝了一盤粽子,一碟糖,一碗肉,一碗鮮魚,兩雙箸,兩個酒杯,放在桌上。支助把酒壺便篩。得貴道:“我說過不吃酒,莫篩罷!”支助道:“吃杯雄籄E酒應應時令。我這酒淡,不妨事。”得貴被央不過,只得吃了。支助道:“后生家莫吃單杯,須吃個成雙。”得貴推辭不得,又吃了一杯。支助自吃了一回,夾七夾八說了些街坊上的閑話。又斟一杯勸得貴,得貴道:“醉得臉都紅了,如今真個不吃了。”支助道:“臉左右紅了,多坐一時回去,打甚么緊?只吃這一杯罷,我再不勸你了。”

得貴前后共吃了三杯酒。他自幼在丘家被邵氏大娘拘管得嚴,何曾嘗酒的滋味?今日三杯落肚,便覺昏醉。支助乘其酒興,低低說道,“得貴哥!我有句閑話問你。”得貴道:“有甚話盡說。”支助道:“你主母孀居已久,想必風情亦動。倘得個漢子同眠同睡,可不喜歡?從來寡婦都牽掛著男子,只是難得相會。你引我去試他一試何如?若得成事,重重謝你。”得貴道:“說甚么話!虧你不怕罪過!我主母極是正氣,閨門整肅,日間男子不許入中門,夜間同使婢持燈照顧四下,各門鎖訖,然后去睡。便要引你進去,何處藏身地上?使婢不離身畔,閑話也說不得一句,你卻恁地亂講!”支助道:“既如此,你的門房可來照么?”得貴道:“怎么不來照?”支助道:“得貴哥,你今年幾歲了?”得貴道:“十七歲了。”支助道:“男子十六歲精通,你如今十七歲,難道不想婦人?”得貴道:“便想也沒用處。”支助道:“放著家里這般標致的,早暮在眼前,好不動興!”得貴道:“說也不該,他是主母,動不動非打則罵,見了他,好不怕哩!虧你還敢說取笑的話。”支助道:“你既不肯引我去,我教導你一個法兒,作成你自去上手何如?”得貴搖手道:“做不得,做不得,我也沒有這樣膽!”支助道:“你莫管做得做不得,教你個法兒,且去試他一試。若得上手,莫忘我今日之恩。” 得貴一來乘著酒興,二來年紀也是當時了,被支助說得心癢,便問道:“你且說如何去試他?”支助道:“你夜睡之時,莫關了房門,由他開著。如今五月,天氣正熱,你卻赤身仰臥,待他來照門時,你只推做睡著了。他若看見,必然動情。一次兩次,定然打熬不過,上門就你。”得貴道:“倘不來如何?”支助道:“掑得這事不成,也不好嗔責你,有益無損。”得貴道:“依了老哥的言語,果然成事,不敢忘報。”須臾酒醒,得貴別了,是夜依計而行。正是:

商成燈下瞞天計,撥轉閨中匪石心。

論來邵氏家法甚嚴,那得貴長成十七歲,嫌疑之際,也該就打發出去,另換個年幼的小廝答應,豈不盡善?只為得貴從小走使服的,且又粗蠢又老實。邵氏自己立心清正,不想到別的情節上去,所以因循下來。卻說是夜邵氏同婢秀姑點燈出來照門,見得貴赤身仰臥,罵:“這狗奴才,門也不關,赤條條睡著,是甚么模樣?”叫秀姑與他扯上房門。若是邵氏有主意,天明后叫得貴來,說他夜里懶惰放肆,罵一頓,打一頓,得貴也就不敢了。他久曠之人,卻似眼見希奇物,壽增一紀,絕不做聲。得貴膽大了,到夜來,依前如此。邵氏同婢又去照門,看見又罵道:“這狗才一發不成人了,被也不蓋。”叫秀姑替他把臥單扯上,莫驚醒他。此時便有些動情,奈有秀姑在傍礙眼。 到第三日,得貴出外撞見了支助。支助就問他曾用計否?得貴老實,就將兩夜光景都敘了。支助道:“他叫丫頭替你蓋被,又教莫驚醒你,便有愛你之意,今夜決有好處。”其夜得貴依原開門,假睡而待。邵氏有意,遂不叫秀姑跟隨。自己持燈來照,徑到得貴床前,看見得貴赤身仰臥,禁不住春心蕩漾,欲火如焚。自解去小衣,爬上床去。還只怕驚醒了得貴,悄悄地跨在身上。得貴忽然抱住,番身轉來,與之云雨:

一個久疏樂事,一個初試歡情。一個認著故物,肯輕拋?一個嘗了甜頭,難遽放。一個饑不擇食,豈嫌小廝粗丑;一個狎恩恃愛,那怕主母威嚴。分明惡草藤羅,也共名花登架去;可惜清心冰雪,化為春水向東流。十年清白已成虛,一夕垢污難再說。 事畢,邵氏向得貴道:“我苦守十年,一旦失身于你,此亦前生冤債。你須謹口,莫泄于人,我自有看你之處。”得貴道:“主母分付,怎敢不依!”自此夜為始,每夜邵氏以看門為由,必與得貴取樂而后入。又恐秀姑知覺,到放個空,教得貴連秀姑奸騙了。邵氏故意欲責秀姑,卻教秀姑引進得貴以塞其口。彼此河同水密,各不相瞞。得貴感支助教導之恩,時常與邵氏討東討西,將來奉與支助。支助指望得貴引進,得貴怕主母嗔怪,不敢開口。支助幾遍討信,得貴只是延捱下去。過了三五個月,邵氏與得貴如夫婦無異。

也是數該敗露。邵氏當初做了六年親,不曾生育,如今才得三五月,不覺便胸高腹大,有了身孕。恐人知覺不便,將銀與得貴教他悄地贖貼墜胎的藥來,打下私胎,免得日后出丑。得貴一來是個老實人,不曉得墜胎是甚么藥;二來自得支助指教,以為恩人,凡事直言無隱。今日這件私房關目,也去與他商議。那支助是個棍徒,見得貴不肯引進自家,心中正在忿恨,卻好有這個機會,便是生意上門。心生一計,哄得貴道:“這藥只有我一個相識人家最效,我替你贖去。”乃往藥鋪中贖了固胎散四服,與得貴帶回,邵氏將此藥做四次吃了,腹中未見動靜,叫得貴再往別處贖取好藥。得貴又來問支助:“前藥如何不效?”支助道:“打胎只是一次,若一次打不下,再不能打了。況這藥只此一家最高,今打不下,必是胎受堅固。若再用狼虎藥去打,恐傷大人之命。”得貴將此言對邵氏說了。邵氏信以為然。

到十月將滿,支助料是分娩之期,去尋得貴說道:“我要合補藥,必用一血孩子。你主母今當臨月,生下孩子,必然不養,或男或女,可將來送我。你虧我處多,把這一件謝我,亦是不費之惠,只瞞過主母便是。”得貴應允。

過了數日,果生一男,邵氏將男溺死,用蒲包裹來,教得貴密地把去埋了。得貴答應曉得,卻不去埋,背地悄悄送與支助。支助將死孩收訖,一把扯住得貴,喝道:“你主母是丘元吉之妻。家主已死多年,當家寡婦,這孩子從何而得?今番我去出首。”得貴慌忙掩住他口,說道:“我把你做恩人,每事與你商議,今日何反面無情?”支助變著臉道:“干得好事!你強奸主母,罪該凌遲,難道叫句恩人就罷了?既知恩當報恩,你作成得我什么事?你今若要我不開口,可問主母討一百兩銀子與我,我便隱惡而揚善;若然沒有,決不干休。見有血孩作證,你自到官司去辨,連你主母做不得人。我在家等你回話,你快去快來。” 急得得貴眼淚汪汪,回家料瞞不過,只得把這話對邵氏說了。邵氏埋怨道:“此是何等東西,卻把做禮物送人!坑死了我也!”說罷,流淚起來。得貴道:“若是別人,我也不把與他,因他是我的恩人,所以不好推托。”邵氏道:“他是你什么恩人?”得貴道:“當初我赤身仰臥,都是他教我的方法來調引你。沒有他時,怎得你我今日恩愛?他說要血孩合補藥,我好不奉他?誰知他不懷好意!”邵氏道:“你做的事,忒不即溜,當初是我一念之差,墮在這光棍術中,今已悔之無及。若不將銀買轉孩子,他必然出首,那時難以挽回。”只得取出四十兩銀子,教得貴拿去與那光棍贖取血孩,背地埋藏,以絕禍根。

得貴老實,將四十兩銀子雙手遞與支助,說道:“只有這些,你可將血孩還我罷!”支助得了銀子,貪心不足,思想:“此婦美貌,又且囊中有物。借此機會,倘得捱身入馬,他的家事在我掌握之中,豈不美哉!”乃向得貴道:“我說要銀子,是取笑話。你當真送來,我只得收受了。那血孩我已埋訖。你可在主母前引薦我與他相處,倘若見允,我替他持家,無人敢欺負他,可不兩全其美?不然,我仍在地下掘起孩子出首,限你五日內回話。”得貴出于無奈,只得回家,述與邵氏。邵氏大怒道:“聽那光棍放屁,不要理他!”得貴遂不敢再說。 卻說支助將血孩用石灰腌了,仍放蒲包之內,藏于隱處。

等了五日,不見得貴回話。又捱了五日,共是十日。料得產婦也健旺了,乃往丘家門首,伺候得貴出來,問道:“所言之事濟否?”得貴搖頭道:“不濟,不濟!”支助更不問第二句,望門內直闖進去。得貴不敢攔阻,到走往街口遠遠的打聽消息,邵氏見有人走進中堂。罵道:“人家內外各別,你是何人,突入吾室?”支助道:“小人姓支名助,是得貴哥的恩人。”邵氏心中已知,便道:“你要尋得貴,在外邊去,此非你歇腳之所!”支助道:“小人久慕大娘,有如饑渴。小人縱不才,料不在得貴哥之下,大娘何必峻拒?”邵氏聽見話不投機,轉身便走。支助趕上,雙手抱住,說道:“你的私孩,現在我處。若不從我,我就首官。”邵氏忿怒無極,只恨擺脫不開,乃以好言哄之。道:“日里怕人知覺,到夜時,我叫得貴來接你。”支助道:“親口許下,切莫失信。”放開了手,走幾步,又回頭,說道:“我也不怕你失信!”一直出外去了。

氣得邵氏半晌無言,珠淚紛紛而墜。推轉房門,獨坐凳子上,左思右想,只是自家不是。當初不肯改嫁,要做上流之人,如今出乖露丑,有何顏見諸親之面?又想道:“日前曾對眾發誓:‘我若事二姓,更二夫,不是刀下亡,便是繩上死。’我今拚這性命,謝我亡夫于九泉之下,卻不干凈!”秀姑見主母啼哭,不敢上前解勸,守住中門,專等得貴回來。

得貴在街上望見支助去了,方才回家,見秀姑問:“大娘呢?”秀姑指道:“在里面。”得貴推開房門看主母。卻說邵氏取床頭解手刀一把,欲要自刎,擔手不起。哭了一回,把刀放在卓上。在腰間解下八尺長的汗巾,打成結兒,懸于梁上,要把頸子套進結去。心下展轉凄慘,禁不住嗚嗚咽咽的啼哭。忽見得貴推門而進,抖然觸起他一點念頭:“當初都是那狗才做圈做套,來作弄我,害了我一生名節!”說時遲,那時快,只就這點念頭起處,仇人相見,分外眼睜,提起解手刀,望得貴當頭就劈。那刀如風之快,惱怒中氣力倍加,把得貴頭腦劈做兩界,血流滿地,登時嗚呼了。邵氏著了忙,便引頸受套,兩腳蹬開凳子,做一個秋千把戲:

地下新添冤恨鬼,人間少了俏孤孀。

常言:“賭近盜,淫近殺。”今日只為一個“淫”字,害了兩條性命。且說秀姑平昔慣了,但是得貴進房,怕有別事,就遠遠閃開。今番半晌不見則聲,心中疑惑。去張望時,只見上吊一個,下橫一個,嚇得秀姑軟做一團。按定了膽,把房門款上。急跑到叔公丘大勝家中報信。丘大勝大驚,轉報邵氏父母,同到丘家,關上大門,將秀姑盤問致死緣由。原來秀姑不認得支助,連血孩詐去銀子四十兩的事,都是瞞著秀姑的。以此秀姑只將邵氏得貴平昔奸情敘了一遍。“今日不知何故兩個都死了?”三番四復問他,只如此說。邵公邵母聽說奸情的話,滿面羞慚,自回去了,不管其事。丘大勝只得帶秀姑到縣里出首。知縣驗了二尸,一名得貴,刀劈死的;一名邵氏,縊死的。審問了秀姑口辭,知縣道:“邵氏與得貴奸情是的;主仆之分已廢,必是得貴言語觸犯,邵氏不忿,一時失手,誤傷人命,情慌自縊,更無別情。”責令丘大勝殯殮。秀姑知情,回杖官賣。

再說支助自那日調戲不遂回家,還想赴夜來之約。聽說弄死了兩條人命,嚇了一大跳,好幾時不敢出門。一日早起,偶然檢著了石灰腌的血孩,連蒲包拿去拋在江里。遇著一個相識叫做包九,在儀真閘上當夫頭,問道:“支大哥,你拋的是什么東西?”支助道:“腌幾塊牛肉,包好了,要帶出去吃的,不期臭了。九哥,你兩日沒甚事?到我家吃三杯。”包九道:“今日忙些個,蘇州府況鐘老爺馳驛復任,即刻船到,在此趲夫哩!”支助道:“既如此,改日再會。”支助自去了。

卻說況鐘原是吏員出身,禮部尚書胡榮薦為蘇州府太守,在任一年,百姓呼為“況青天”。因丁憂回籍,圣旨奪情起用,特賜馳驛赴任。船至儀真閘口,況爺在艙中看書,忽聞小兒啼聲出自江中,想必溺死之兒。差人看來,回報:“沒有。”如此兩度。況爺又聞啼聲,問眾人皆云不聞。況爺口稱怪事,推窗親看,只見一個小小蒲包,浮于水胊e。況爺叫水手撈起,打開看了,回復:“是一個小孩子。”況爺問:“活的死的?”水手道:“石灰腌過的,像死得久了。”況爺想道:“死的如何會啼?況且死孩子,拋掉就罷了,何必灰腌,必有緣故!”叫水手,把這死孩連蒲包放在船頭上:“如有人曉得來歷,密密報我,我有重賞。”水手奉鈞旨,拿出船頭。恰好夫頭包九看見小蒲包,認得是支助拋下的。“他說是臭牛肉,如何卻是個死孩?”遂進艙稟況爺:“小人不曉得這小孩子的來歷,卻認得拋那小孩子在江里這個人,叫做支助。”況爺道:“有了人,就有來歷了。”一南差人密拿支助,一南請儀真知縣到察院中同問這節公事。

況爺帶了這死孩,坐了察院。等得知縣來時,支助也拿到了。況爺上坐,知縣坐于左手之傍。況爺因這儀真不是自己屬縣,不敢自專,讓本縣推問。那知縣見況公是奉過教書的,又且為人古怪,怎敢僭越。推遜了多時,況爺只得開言,叫:“支助,你這石灰腌的小孩子,是那里來的?”支助正要抵賴,卻被包九在傍指實了,只得轉口道:“小的見這臟東西在路旁不便,將來拋向江里,其實不知來歷。”況爺問包九:“你看見他在路傍檢的么?”包九道:“他拋下江里,小的方才看見。問他什么東西,他說是臭牛肉。”況爺大怒道:“既假說臭牛肉,必有瞞人之意!”喝教手下選大毛板,先打二十再問。況爺的板子利害,二十板抵四十板還有余,打得皮開肉綻,鮮血迸流。支助只是不招。況爺喝教夾起來。

況爺的夾棍也利害,第一遍,支助還熬過;第二遍,就熬不得了,招道:“這死孩是邵寡婦的。寡婦與家童得貴有奸,養下這私胎來。得貴央小的替他埋藏,被狗子爬了出來。故此小的將來拋在江里。”況爺見他言詞不一。又問:“你肯替他埋藏,必然與他家通情。”支助道:“小的并不通情,只是平日與得貴相熟。”況爺道:“他埋藏只要朽爛,如何把石灰腌著?”支助支吾不來,只得磕頭道:“青天爺爺,這石灰其實是小的腌的。小的知邵寡婦家殷實,欲留這死孩去需索他幾兩銀子。不期邵氏與得貴都死了,小的不遂其愿,故此拋在江里。”況爺道:“那婦人與小廝果然死了么?”知縣在傍邊起身打一躬,答應道:“死了,是知縣親驗過的。”況爺道:“如何便會死?”知縣道:“那小廝是刀劈死的,婦人是自縊的。知縣也曾細詳,他兩個奸情已久,主仆之分久廢。必是個廝言語觸犯,那婦人一時不忿,提刀劈去,誤傷其命,情慌自縊,別無他說。”況爺肚里躊躇:“他兩個既然奸密,就是語言小傷,怎下此毒手!早間死孩兒啼哭,必有緣故!”遂問道:“那邵氏家還有別人么?”知縣道:“還有個使女,叫做秀姑,官賣去了。”況爺道:“官賣,一定就在本地。煩貴縣差人提來一審,便知端的。”知縣忙差快手去了。

不多時,秀姑拿到,所言與知縣相同。況爺躊躇了半晌,走下公座,指著支助,問秀姑道:“你可認得這個人?”秀姑仔細看了一看,說道:“小婦人不識他姓名,曾認得他嘴臉。”況爺道:“是了,他和得貴相熟,必然曾同得貴到你家去。你可實說;若半句含糊,便上拶。”秀姑道:“平日間實不曾見他上門,只是結末來,他突入中堂,調戲主母,被主母趕去。隨后得貴方來,主母正在房中啼哭。得貴進房,不多時兩個就都死了。”況爺喝罵支助:“光棍!你不曾與得貴通情,如何敢突入中堂?這兩條人命,都因你起!”叫手下:“再與我夾起起來!”支助被夾昏了,不由自家做主,從前至尾,如何教導得貴哄誘主母;如何哄他血孩到手,詐他銀子;如何挾制得貴要他引入同奸;如何闖入內室,抱住求奸,被他如何哄脫了,備細說了一遍:“后來死的情由,其實不知。”況爺道:“這是真情了。”放了夾,叫書吏取了口詞明白。知縣在傍,自知才力不及,惶恐無地。況爺提筆,竟判審單:

審得支助,奸棍也。始窺寡婦之色,輒起邪心;既秉弱仆之愚,巧行誘語。開門裸臥,盡出其謀;固胎取孩,悉墮其術。求奸未能,轉而求利;求利未厭,仍欲求奸。在邵氏一念之差,盜鈴尚思掩耳;乃支助幾番之詐,探篋加以逾墻。以恨助之心恨貴,恩變為仇;于殺貴之后自殺,死有余愧。主仆既死勿論,秀婢已杖何言。惟是惡魁,尚逃法網。包九無心而遇,腌孩有故而啼,天若使之,罪難容矣!宜坐致死之律,兼追所詐之贓。

況爺念了審單,連支助亦甘心服罪。況爺將此事申文上司,無不夸獎大才;萬民傳頌,以為包龍圖復出,不是過也。這一家小說,又題做《況太守斷死孩兒》。有詩為證:

俏邵娘見欲心亂,蠢得貴福過災生。
支赤棍奸謀似鬼,況青天折獄如神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